FC2ブログ


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伪红豆]朋友的朋友

2010.03.20 ( Sat )

天灰蒙蒙的,放眼望去足球场上空无一人,赤西仁靠在球门柱上,看街对面树影婆娑,一阵风刮过,枝叶拍打着发出清脆的响声。夏天就是这样,明明早上还是晴空万里,热辣的阳光可以蒸发掉身上所有的水分,午后的天就带上了狰狞的面具,在云层间滚动着,刹那倾泻而出。猛烈的雨势砸在身上,有着轻微的刺痛,棉质的T恤带着前所未有的厚重感紧贴在身上,那头华丽的卷发垂落在眼前,遮掩住本就有些模糊的视线。

“你还真是别扭。”

穿过雨幕,坐在回家的电车上,空调的冷气引来一片战栗,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身旁的携带发出一阵清脆的铃声,是斗真发来的mail,“你去球场了吧。”

只是简单的称述,连疑问都省略了,色的冰冷文字看不出情绪。

本来一群人约好了踢球,可是下雨临时取消了。明知没人还是偷偷跑去,淋得一身狼狈,是不甘心吧,明明约好了怎么可以轻易放弃。

长街尽头,那一声祝福经年未减,鼓足了多少勇气才没有让“爱”字说出口,朋友的朋友,一直都是……

“如果能够早一步遇见,是否结局就会不一样了?”

认识斗真并非偶然,知道那个常会叫着“BAKA,……”的亲友在某人面前会有羞涩的表情。暗中揣测着,那是一个怎样的人,会让他的亲友变得分外可爱,那是一种怎样的魔法?

那天,阳光并不耀眼,仁看见斗真向着他走来,只是轻轻的微笑。直到很久以后,忘了很多细节,却依然记得那个笑容,很清晰很清晰地映在脑中,不明丽、不张扬,有种难以言喻的安心。

“赤西仁,原来你就是仁,一起踢足球吧。”

从此以后,足球场上多了一个飞扬的身影,还有那个坐在场边的人,满脸纵容宠溺。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斗真,仁知道,因为他们看的方向是一样的。

阳光下的汗水、进门时的喜悦,悄悄地埋在了心底。

member是一同进退的伙伴,在舞台上把身心倚靠,可以肆无忌惮地大玩暧昧,做别人眼中那个‘不管对错永远只做想做的事’的笨蛋,台下会有意无意地扫到粘在一起的身影,终是放不开。

有人轻拍肩膀,回头时龟梨一眼玩味的笑,“在想什么呢?”

摇了摇头,大叫着“我最喜欢和也了”,也不顾对方的反对就径自粘了上去,毛茸茸的大狗先生在对主人撒娇呢。

斗真喜欢揉着仁的头发笑说,“仁还真是BAKA”,因为身高的关系,斗真微垫着脚,亲密而自然。探头看去,那个人的身后总有他,“BAGA,走吧。”

那段时间,他一直陪着斗真,看他笑,笑得凄然,仿佛戴上了一张面具,拒绝所有的好意,可是依然看不到他的眼泪,他从来没有哭过,平时那么爱哭的人居然没有流过一滴泪。

他想,也许那次哭过了就能忘了。

可是他错了,他看到他去排应现场,对底下欢呼的fan说要支持NEWS,依然在笑。

只是再见面时,他从他身边走过,擦肩而过,就只剩擦肩而过了。越来越多的工作一夕之间改变,让仁无暇顾及,他们的事情也许回不到当初。

是谁在耳边说着永远,是谁又渐渐走远,如果这就是承诺,那么经年未变的又是什么?当铺成开来的时光告诉我们,改变便是成长的代价,悄悄打开潘多拉的孩子,奢望着将希望握在掌心,看不到的未来有一天能够将承诺延续。

“今晚是圣诞夜,不到明天早上是不会让你回家的哦。”那时他眼中看着的究竟是谁,仁不知道,触手的屏幕冰冷地闪烁着。“真是贪心啊……”

他记得那天在后台休息室门口看到,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,双手自然地拥紧对方,随着辗转的动作流连了一片温度。他一直站着,稍稍往背光的墙边靠了靠,直到听到山下说“你回来了,真好”,头轻轻地靠在斗真肩头,类似于撒娇的距离。那一刻,他才知道,错过的不仅仅是时间,朋友的朋友就是最好的距离。

仁转身离开后,那扇门依然暧昧地留着一条缝隙……

那年在落幕的前一秒他将唇覆上那片柔软,暗中的触觉通过感官留在记忆之中,很奇妙的感觉,怀着孩子般的忐忑和探究。他记得斗真当时笑着说“你撞到我牙齿了”,一句话,来不及晦暗不明之前已成为玩笑,只是一个粗神经笨蛋的一时冲动。

“斗真,我在居酒屋等你。”当信件显示发送后,仁把手机随意地放在手边,关于曾经的那段小言一直被偷偷地保留着。那时候的支持让烦躁的情绪变得安定,自己的决定从来不会后悔,而现在,他会重新开始,依然站在那个距离看他,无关爱情,只是朋友的朋友。

紫色朝霞很美……那是他和他约定的地方,也是他很喜欢的地方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No.233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[山斗]Flying without wings

2009.11.19 ( Thu )

终点在哪里?十年,还是下个十年……蔓延在来时的路上是一起走过的时光,用时间丈量的距离或许没有尽头。

夏威夷的海风夹杂着明媚的味道,静静深呼吸,仿佛天地之间只剩海浪一次次撞击海岸的声音,曾几何时的约定在喧嚣中沉沦。直到桌上的咖啡变凉,山下才拿着杯子起身,哗哗的流水冲刷过白色的陶瓷,辗转在手心折射出柔和的光晕。窗外的阳光铺泻了一地,覆上眉宇间那抹清丽,转眼沧海桑田。

手中的剧本已经翻过无数遍,还是在脑中反反复复地过了一遍,手指抚摸着共演的名单,知道他今天会来,心跳渐渐变得缓慢。Everybody's looking for that something.One thing that makes it all complete.You'll find it in the strangest places.Places you never knew it could be.再次站在夏威夷这片海滩,早已不是当年的心情,难得的初次共演却有种微妙的兴奋。久违地见到了斗真,他还是一脸肆无忌惮的笑容,飞扬在海风中的头发染回了色,乖巧得一副人畜无害模样。穿过笙箫,踏着静谧的阳光,感受着时光荏苒。

拍摄进行地异常顺利,夏威夷的取景很快就结束了,离开之前的晚上,他们待在房间里,厚厚的羊绒毯铺了一层,踩在脚下柔柔的很暖和。索性一起坐在地上,关了灯只看到宽大的液晶屏一闪一灭,临近午夜的节目没有意义地持续播放着,桌上的啤酒罐凌乱地摆放在中间,听着电视里不时传出的欢笑声,呼吸渐渐变得绵长。

Well, for me it's waking up beside you.To watch the sunrise on your face.To know that I can say I love you.At any given time or place.It's the little things that only I know.当实现接触到光亮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伸手挡了挡,等到适应后才缓缓睁开眼睛,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,电视还在无声无息地唱着独角戏。随手拿起身旁的遥控关了电视,“吡”的一声屏幕暗了下来,周围又恢复了安静。过大的动作吵醒了身边的人,“……”伴随着半清醒间无意的呢喃,山下觉得脖颈间触到的头发痒痒的,好笑地推开斗真,“起来了”。拉开的距离让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,阳光在彼此间染上柔和的光晕,眼眸中倒映出的容颜安然美好,从脸颊延伸到下颚幻成淡金色光圈。而停留的那一刻,无需语言。

从八千米的高空俯瞰下去,只有白茫茫的云层,像孩童手中的棉花糖。You'll find it in the words of others,a simple line can make you laugh or cry.在阳光的反射中,斗真看到山下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隔着一个人的座位又隔着一条走道,这样的距离看过去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,额前的碎发耷拉下来轻触到睫毛。总是受到兔子的迷惑,紧跟跳跃的脚步推开神奇的大门,巧克力泛着香甜的味道,走过鲜红的蔷薇花园,未干的油漆滴落在脚边。一个未醒的梦,在唇边勾起甜甜的笑。那个会让你哭会让你笑的人,一直都有着神奇的魔法,有阳光的地方依然会有彩虹。

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,在来不及的时候,已经做出了选择,穿行过十字路口,回头的时候,已经不能后悔。So impossible as they may seem.You've got to fight for every dream.'cause who's to know,which one you let go,would've made you complete.在深夜的时候再次走过那条街道,作为naoki时的心情还在,小公园里的画板因为年代久远脱去了原本艳丽的色彩,而那句“Love makes me strong”却越来越深地凸显出来,路灯的光线投射在篮球架上,清清冷冷的。

那个夜晚有风吹过,带着一身的疲惫打开家门,伸手刚要按上开关的时候,感觉门迅速地被拉开,一双手慢慢地环绕在腰间,带着体温的肌肤擦过颈间,似有若无的气息刺激着耳边每一寸神经,伸出的手犹豫着放下,渐渐覆上环绕在腰间的手,一样的温度在掌心间传递。这一刻,无需语言。时间变得模糊,暗中依靠在一起的身影,借着月光重合在一起。“加油”,有点干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“啪”地灯被打开,山下转身抱住斗真说“我会的”。不觉加重了手中的力道,勒得斗真有点疼,可是他什么都没说,任由山下牵着。

水声哗哗地从浴室传出,山下坐在沙发上一直不能平静,手指握紧了又松开,刚才灯亮的瞬间,他看到了斗真嘴角有些苦涩的笑,像错觉般一闪即逝。

“在想什么呢?”说话间,斗真已经坐在山下身边。头发湿漉漉地还在不停滴水,山下看不过去似的顺手摘下斗真挂在脖子上的毛巾,胡乱地在头发上擦来擦去,“也不知道擦一下”,说完又把毛巾仍会给斗真。

“你……”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山下又毫无预兆地抱上来,“真的没什么,没事了,相信我。”用惯了的沐浴乳味道充盈在鼻腔,脸上有些湿湿的。“我去洗澡。”抬手擦了擦,就丢下一句话进了浴室。

门很快地被关上,所以他没有听到斗真那句“我一直都相信”,但是那又怎样,反正他本来就知道。

You'll find it in the deepest friendship.The kind you cherish all your life.

窗外的风仍旧不停地呼啸……

开着车行驶过拥挤的街道,有孩子拿着气球欢快地穿过横道线,阳光反射的光线有点刺眼。还记得又一次看到一对白发苍苍的夫妻牵手穿过马路,不知道听谁说过,牵手的信任可以一辈子,如果有这样的一辈子那也是一种幸福。

只看到一个色的背影站在逆光处,背向阳光,远处海浪翻滚。从那片海滩开始远行, 男人背上行囊去寻找曾经失落的东西,寻找一片梦。午夜穿行在奢靡之中,晃动杯中的蓝色液体,眼神穿过肆意的人群看到那个坐在台前拨动吉他的歌者,色的发丝柔顺地贴合在脸庞,修身的色骷髅T恤,紧身仔裤,让原本若隐若现的柔软身线一览无余。one night,如同台上那人一样神秘莫测的鸡尾酒,刺激着每一处神经,又恰到好处地徘徊在醉与清醒之间,多一分太张扬,少一分又太低调。

而每一个站在浮华之中的人背后总有一个太过平凡的故事,为了替相依为命的妹妹治病,毅然退学去酒吧驻场,凭着清透的嗓音唱着自己的歌。那时,音乐之于他,是为透续命的工具,看着点滴通过透明管子流进妹妹苍白的皮肤之下,坚持着近乎疲惫。直到那天,透握着他的手说,“哥,Please fly without wings。”窗外的阳光很灿烂,妹妹的笑容一辈子刻入记忆。那一刻他才明白,原来他是那么喜欢唱歌,迷恋那种舞台上的感觉,音乐在不知不觉中已融入血液。他笑了,对着妹妹最后笑得释然。‘哥,你一直不知道,你的笑容很温暖,而它一直是我最大的动力。’那是一段留在日记扉页的文字,随着火焰燃烧至灰烬,天堂里没有眼泪。

就是这样的时刻,他遇见了他,他在迷茫中寻找出路,他在悲伤后变得坚强。坐在空旷的码头,披着同一件外套取暖,他听他说关于一个叫做“透”的女孩的故事,他听他说久远得如同前世记忆中的父母,一夜的风很冷,失去知觉的手指不知不觉握在一起,远处彩虹大桥霓虹闪烁。卸去半身防备,相依相偎的刺猬也能渐渐变得温暖。

当明日来临,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行,他依然是午夜的歌者,唱明媚哀伤的歌,他依然踏上寻找的旅途,在阳光出停留。彼此穿行的直线,只在一点处交汇,而后各自延伸……不知道彼此的名字,却分享彼此最深的秘密,而这个城市不会是起点,更不会是终点。

最后,男人再次回到了那片海滩,阴霾了一个冬季的城市终于迎来第一缕阳光,海浪层层涌向脚边,带来金色的奇迹。

“每个人都在找寻,让生命完整的奇迹。”

当影片上映的时候,斗真又自动自觉地当起了业务宣传员,看着只在必要时候更新的小言,山下微笑着合上手机,那个……

推开休息室的门,男人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刚下节目的衣服还来不及换。手指从脸颊轻轻划过,全然没有防备的侧脸,总让人有偷拍的冲动。调出文件夹,以前的照片一张张翻过,当出现在屏幕上的照片与眼前的画面重叠的时候,时间在刹那停止了流动。微笑着退出房间,顺手关了门,一墙之隔的世界很安静,在物是人非的现在依然不变。生日的时候偶尔会收到山下的短信,窗外的落日、吃了一半的咖喱、散落在过去的记忆,不是很特别,却在不经意的时间被打开,让呼吸也变得缓慢。为了工作各自忙碌的时候,不会常常见面,可是每当生日前后总会很有默契地相约出来,吃一顿饭,聊整晚的话,漫无目的。

手中残留的温度,眼角泄露的笑意,在对方的眼眸中,在自己的手心上,从起点到终点连成一个完整的圆。

“最爱你的人,就是你的圣诞老人。”所有的一切,在视频之下变得心照不宣。围着围巾走在人潮汹涌的街道,周围满是圣诞来临之际的喧闹,没有牵手,顺着人群,只是在回头相望的瞬间道一声“平安夜快乐”。无可替代的人,一直都在身边。ne,你收到今年的礼物了吗?在街道的转角,偷偷拉过对方的围巾,将吻印在微凉的唇瓣。月光下的笑容几近透明般纯净,有你的世界不会孤单,沉醉在梦境之中甜甜的味道。Silent night! Holy night!All is calm, all is bright!

“斗真,24号有空吗?”

“有啊。”

“还记得圣诞老人吗?”

“^_^”

从北海道到东京跨过相遇的距离,新干线沿途的风景记录了年少的时光,两张旧照片不过是十年的变迁,同样的动作刻在记忆之中……有些话,你懂,我懂,足矣。

No.216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[山斗]被风吹过的夏天

2009.08.16 ( Sun )

谁的手指,圈出整个世界?

山间吹来清新的风,眼前是一片蓝色的桔梗花田,隐隐泛着幽光,望不见尽头。这样的美景仿若不可触动的画卷,忘了身在何方,停了前行的脚步。忽见白光一闪,似是雪狐,轻巧的身子隐没在那片蓝紫中。桔梗花摇曳在风中,发出唰唰的声响,顺着小狐狸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,豁然开朗,一座小小的印染铺赫然在立,门口有块蓝色招牌,写着:“印染·桔梗店”,端正的字迹一笔一划地仔细描绘,推门进去,有股清檀幽香萦绕其间,从案几后面走出一灵秀少年,白色衬衣下是洗得泛白的牛仔裤,清丽的外表带着童稚。“欢迎光临,远道而来的客人。”

红砖泥土砌成的房子别有一种清新古朴的味道,中间整齐地放着五把白桦木做的椅子,还有漂亮的桌子。

小狐狸恭恭敬敬地端来茶,看见氤氲的热气中沉浮至底的茶梗,清香的绿茶,在那个夏至未至的日子带来别样风情,直击味蕾。

“这印染店,到底是染什么的?”

小狐狸眯然一笑,指着满墙的成品说,“什么都能染,染成漂亮的蓝色,就像桔梗一样。”

“是吗?”

小狐狸不无骄傲地点点头,“对了,对了,给你染手指头吧!”声音陡然抬高,透着兴奋。

“手指头?那是什么?”

“是特别了不起的事哦!”小狐狸依然笑着,说罢,伸出双手,只有大拇指和食指,染得蓝蓝的,把四根蓝色的手指放在一起,组成菱形的窗户。小小的窗户里是一只白色狐狸的身姿,轻轻地竖着尾巴,应该是只美丽的狐狸妈妈。

“这、这究竟是。。。”

小狐狸无力地垂下双手,低下了头。“那是我的妈妈,很早以前就……可是我还是很想妈妈,想再一次看到妈妈的身影。这就叫做人情吧。”

小狐狸伸出双手,又组成窗户。“这样就不再寂寞了,因为,从这窗户里,我什么时候都能看见妈妈。”

突然想到了什么:有些人,不愿离去。于是伸出手指,小狐狸用笔蘸满蓝色的花汁,触到指尖的时候有微微的刺痛,瞬间有桔梗妖娆在食指,晕染开一抹蓝色。

眼前充斥的蓝色慢慢变得深邃,原是一晌贪欢,早已临近午夜,张开五指,借着漆中一点点星光看去,哪里还有什么蓝色,就像糊涂的猎人不小人洗掉了颜色却再也找不到那天的小狐狸,那片桔梗花田永远成了梦境。

小狐狸站在梦境之外,望着远去的背影,喃喃自语“你是否知道关于桔梗的花语?”

年少时的梦是永不凋零的花,开在盛夏,直到茶靡……

走过飘满樱花的街道,在四月的那天,他与他一同踏进校园,站在白线前微微颔首致意,然后向前。从那个春天开始……

夏日午后让人有种慵懒的情怀,窗外叶子沙沙作响,不用看也知道,棉白的运动服印着“生田”二字,课后总会整齐地叠放在桌上,洗过了多少次还是有着属于他的淡淡味道。

是种眷恋也好,是种习惯也罢,便再也放不开手。

天台,关起门就是两个人的世界,天空很广,一伸手就能轻触云端,笑容是那薄荷糖果。躲在角落轻吻,蜻蜓点水,只觉睫毛拂过脸颊,温热的触觉一闪即逝。每天每天,泛起青涩的涟漪。

山下上课时会故意逗弄斗真说话,然后被老师责罚,瞥过脸偷偷地笑,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,只在这刻两个名字会连在一起,念上无数遍。

把纸条放进鞋柜,计划着一场华丽的冒险。

“斗真,今天逃课吧。”

电车穿越大半个城市,打开车门漫无目的地汇入人群,拥挤的东京的街头不知名的音像店内一遍遍地放着「真夏の果実」,桑田那独特的嗓音混杂着喧嚣。不知绕过多少小路,走过几个转角,分不清目的地在哪里,不停地走着,直到看见整片蔚蓝,由远及近,墨蓝、湖蓝、天蓝、浅蓝、苍蓝,一泓泓渲染开来,最后归为透明。海滩很安静,只有海浪拍打的声音,远处是小小的白色灯塔。他们牵着手留下一串串脚印,拿树枝随意地画着,看不清的混乱文字,只是笑着,对着大海无忧地笑着。踏过海浪,小腿浸没在水中,凉爽酣畅,捧起一勺水朝对方扑去,偏头闪过,水珠从发梢滴落。

玩累了,席地而坐,不管身上沾染的细沙,海风阵阵。嶙峋的海石,一遍遍冲刷,间或掠过几只飞鸟,天地之间汇成平行线,心缓缓地跳动着。可是谁又知道,未来在哪里?

晚上,他们在离家的第七盏路灯下拥抱,手指触到背脊,暖暖的,然后转身回家。

漆如夜,城市的天空看不清星辰,明天……

摄像大叔总爱躲在树荫后,看川流不息的人群,通往堀越的必经之路可谓‘兵家必争之地’,也许镜头下的他哪天就站在荧幕前,身后徒留一片尖叫。

纯白的校服衬衫,飞扬的笑脸,忽略了那层身份,他们就是最普通的高中男生。按下快门,一瞬间定格的画面,眼角眉梢带着笑意,沾染了阳光的温暖,连看惯了娱乐圈帅哥美女的大叔也有瞬间恍然,似乎那样的笑容有着特殊的意义。清丽的画面,只属于那个青青校园,叮铃铃清脆地摇晃出一地透明的玻璃珠,平凡却能折射耀眼的光辉,滚动着,就这么散了一地……

他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牵手,指尖似有若无的触碰,再放开。穿过街道,世界一下子安静了……

沿着台阶向下走,那个角落,微微欠身坐下,手边是满满的咖喱,撒上七味粉,是一直习惯的味道。不管是谁早到,总会很有默契地坐在那里,对面是默默低头吃饭的样子,刘海遮住了视线。

“斗真”,练习的间隙,伸手接过毛巾,胡乱地擦掉脸上不断冒出的汗水。一旁长纯吐着舌头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,风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,看着不远处那两个少年,意味深长的一笑。

擦肩而过的女孩,浴衣间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,盘起的发丝在风中留下淡淡的香,山下看着身边的斗真有一瞬间的失神,恍然牵着斗真的手走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,缠绕着的树枝翳郁葱茏,凌乱的片段,毫无章法地变换,他们跪坐在父母面前,说着会一辈子在一起的承诺。一辈子有多长,现在还不知道,可是谁都明白,这是一句说不出口的承诺,近乎执念。甜甜的苹果糖、热腾腾的章鱼烧,手边的零食,熙攘的人群,这就是夏祭。伸手抹掉粘在唇边的酱汁,不着痕迹地舔了下手指,顺带把剩下的章鱼烧扔给山下,他只是看斗真站在身前半步的距离,商铺的灯光在他脸侧晕出柔和的轮廓,近乎宠溺的微笑。路边的金鱼摊,有三三两两的孩子围着捞金鱼,穿破纸网跌入池中,引得周围一片叹息。斗真拉了拉山下的衣袖,“试试吧”。盯着游动的金鱼一眨不眨,斗真在一旁看得暗自好笑,那入神的表情带着几分孩子气,已不复青涩的少年眼下也只能用‘可爱’二字来形容了。白分明的眼眸映着粼粼灯火,竟生出媚眼如丝的错觉。“啊”,一声欢呼,斗真接过老板递过来的金鱼,走到男孩面前,蹲下身,“给,这是大哥哥给你们的礼物”,指了指前方的小女孩,调皮地一笑。男孩也是道了声谢就接过金鱼轻快的拉着女孩的手走了,望着男孩与女孩窃窃私语离开的背影,两人相视一笑,远处的金鱼袋晃呀晃。

转角的神社很安静,一拉,发出‘叮铃铃’的脆响,双手合十,心中默念。谁都没有问对方许了什么,因为愿望一旦说出口,就很难实现了。坐在石阶上,暗之中,他的眼睛流淌着希冀,幽幽的令人沉醉。那个仲夏之夜,他仿佛听到了他说“喜欢”,夹杂着远处嘈杂的人生,瞬间烟花绽放,“咻碰-”。

抬起头,透过斑驳的树影和那交错纵横的枝桠,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就要下雨了。风刷刷地翻动书面,停在一页纸上,是谁信手涂鸦,“请跟我来”。

清冷的夜晚,盼着不属于盛夏的凉意,新干线开往下一个站点。睡意席卷,斗真一点点地靠在山下肩头,身子猛烈地一阵,又毫无知觉的睡去。身边MD中的音乐早已结束,空荡荡地只剩平缓的心跳,眼角看到他微敞的衣领中的指环坠链,不知何时就被斗真小心珍藏。

把最后一滴泪挂在胸前,从此以后,再也不会为了你哭泣。

是的,用我的眼过滤世界的忧伤,只把美好留给你,再也不须为我流泪。

七月流火,秋天悄然而至,那年被风吹过的夏天,留在记忆之中,用青春唱一首歌,曲终人散。

夏至,蝉鸣,已然远逝……

No.205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1 ♡ PageTop▲

[山斗]以后的事,彼此的事

2009.04.30 ( Thu )

“当我觉察到的时候,就只有一个人了。”

那年的承诺,你给不起。当初太年少,能爱的时候不懂爱,懂爱的时候不能爱。

看着他脸上的笑容,顺手关了电视,浴室内传出淋浴的水声,磨砂玻璃上蒙上一层水汽。水流撞击皮肤有轻微的疼痛,从发梢滴落到脚背,眼前的视线一瞬间模糊,“斗真的弱点就是我”,当看到staff拿来的提问中“生田斗真君的弱点是什么”的时候,也只是出于恶作剧般地回答,没想到被完整地放送出来,其实多少也是带着占有性地想要说出来。

他低垂了头,极力掩饰羞涩的笑容,指尖抚过眼角眉梢,只是剪短了的刘海遮不住眼底泄露的神情,异常柔和。

什么东西深深划过……

“为什么那么说呢?”

“不可以嘛,本来我就是你的弱点。”伸手环过他的腰际倒在沙发上,手指来回地在衣料上摩擦,意味不明的撒娇带上了暧昧的味道。

那年的秋天,洒落了一地的红色枫叶,他们学会了新的相处方式。措手不及的一场过云雨,在外套上开出透明的印迹,随意地走进身旁的咖啡厅,手中温热的咖啡,点点回忆,氤氲一片。有多少人会走,有多少人会留,错的只是停留在原地,转身的街角看到的是明天……

山下最近越来越清闲,望着手机上的日记忽然想着长年累积起的习惯——即使无聊也总会写些什么(至少有人惦念),越来越没有内容的日记是否真的应该不要写了。无聊怪兽在打架,谁能给个内容呢,当山下陷入无休止的想象时,斗真正忙着围坐在火锅旁,讨论着关于外星人的遐想。

踩着影子走在深夜寂静的街道,明月下一方剪影,仿佛留下某人的印记,一起走过的路,即使长久错开的工作安排,一个人的时候,思念很淡、爱恋很长。

手机屏幕发出微弱的光,闪动着然后湮灭。明天还有工作,应该睡了吧。

“呐,斗真,我的想法没错吧?”山下总有自己的小心思,经年未变的眉眼笑起来有着好看的弧度,闪耀着星星点点的眸光。

没多久就接到斗真发来的消息,“怎么了?”

“抱歉。说过头了,一起去吃饭吧!”

“嗯。”

工作结束的时候山下的车早已停在了片场附近,看到斗真走近顺势探出身,“走吧”。

斗真也不说什么,自顾自地钻进副驾驶座,扣上安全带,一副就等开车的样子。

山下笑笑也就发动了车子,入夜的时候东京闪烁的霓虹映着车窗晃动,变幻了原本的模样,虚实难辨。

“真的没什么嘛。”

“都说了没事,不要那么紧张。”

“说得我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……”低垂下的视线,睫毛不经意地忽闪着,隐隐地撅了起嘴角,就像受了委屈的小狗,带着撒娇语调的低喃。

“不好意思,所以今天请你吃饭,我们都好久没见了。”顺手在斗真鼻尖上轻轻刮了下,转头继续开车。

站在时光背后的两人,惊艳了过去、温柔了未来,而现在,这样就好,不去想以后的事,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,其实世界很宽广。和山下说,喜欢着演员的工作,喜欢前辈们忙碌的样子,不想欺骗自己,认真地做着,因为选择了所以会好好地走下去,大步奔跑着前行,即使像傻瓜一样。

“怎么会是傻瓜呢,我们一直都在努力。”

像朋友、像恋人、像伙伴,这些都不足以形容,他宽厚的掌心、他透的眼眸,在一起的感觉太安心、太温暖。在暗中缠绵、在闪光灯下亦真亦假,只是那样彼此凝望的笑容,黯淡了星光、明媚了月光,让眼中的星辰月光消失在心中的光年。

四月的樱花伴着冬末春初的温暖,张扬了它的绚烂。“呐,山下,今年的樱花开了。”

纷扬着落在肩头,那年大学的湖泊旁,竹本遇见了阿久,一辈子难忘的风景,辗转凡间的精灵,她笔端描绘的是竹本无法踏足的世界,从暗恋到释然,走过了一程没有目标的旅途,瞪着自行车前行,也许下一个地点就能停留。

幸好遇见了你,我才没有迷茫。一辈子忘不了的是,樱花树下的初见,彼时年少……

樱之花,在飞舞的路上与你漫步同行
今日光芒闪耀,越过绕了远路的昨日
樱之花,在飞舞的路上
每到在樱花渲染城市的季节
总是刻意地背道而驰的那时
力不从心,这样 有过这样的感觉
向着远处闪光的星星许愿……
然而若将人生比作繁花,回忆便是落英
啊啊,让我再开放一次吧
为了明日的光芒一刻不停的奔走
过去,未来,自己,越过绕了远路的昨日
在飞舞的路上
你笑了,一切开始了
春风吹拂的青空下
且先出发,上下求索的路
啊啊,坚信着转动的每一天
看啊,花儿长大了
街道也比昨日更加鲜艳
确实的感觉到 明日将至 那现在与你同去
樱之花,在飞舞的路上
不是梦也不是幻,闲闷的胸怀的思绪欢笑飞起樱花
樱之花,在飞舞的路上与你漫步同行
今日光芒闪耀 而后挺起胸膛活下去
在飞舞的路上

胸中回荡的旋律,跳跃的文字,随着花瓣飘零,化为尘土印作尘泥,未来并不远,芳香如故。

从亮介到徹,斗真初主演带来的是更为忙碌的通告和节目,原本清爽干净的直发柔软地卷曲着,越来越像待在家中的某个宠物,而山下依旧清闲,全身心的放松下来享受难得的假期。每天几个简短的mail、偶然间的电话,说着一些有的没的闲聊,斗真不挂,他便也不挂,往往几句话也能拖了一个多小时。有空的时候一起出来吃饭,忍不住地为他开心,报道杂志上一律纷纷用俳优来作为前缀,一路走来的努力被更多的人注意到。

想想当初吵架,不停地为小事闹脾气,站在舞台上却安心地把背后交给对方,并肩着一路走来,而现在走着不同的路,可能一个人前行,却不必回头等待,另一个人会用自己的方式前行。不再接踵而立,依然可以一同飞翔,关于彼此的事至此心照不宣。

穿着橙色的T恤,一脸无赖样地等着侍者短裙下纤细的美腿,眼光闪闪发亮,刚投入到魔女剧组的斗真,俨然一副东京街头随处可见的自由业者的样子,单纯直接,廉价地自称为设计师,偶然地成为裁判员,无端地卷入一场案件纷争。片场休息的时候,山下突然来探班,精致小巧的甜点粘腻了空气。偶然间从休息室经过的比嘉,意外地发现合作那么久,山下带着鼻音的声线也会有撒娇的味道,浅浅的笑容纯粹到发自人性的本能,那样的山下是她不熟悉的,而那个说这话的斗真或许是她更不了解的,只是仿佛记得这样的笑容自己也有过,对着那个人的时候。

休息时间结束后山下礼貌地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就走了,转身的时候不忘朝斗真的地方挥了挥手,比划了什么又迅速放下,一瞬间的动作谁都没有在意。

忙碌了一天,打开家门,浅色的灯光幽幽地泛着轻柔的色调,疲惫了一天的精神忽然之间很安静,浴室内有水流打在瓷砖的声音。被一个人等待的感觉很好,有一盏灯在夜色中永远亮着,没有言语,这时候什么都不必说。

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深夜的剧集带着暗色系的诱惑,结实的臂膀环过腰间,轻轻的将唇贴上他的唇,点水般地浅吻后直接深入,舌尖在唇齿间缠绕,吮吸着口腔中彼此的味道,闭着眼睛顺手关了壁灯,辗转喘息间连空气也染上一层情色的意味,指腹顺着脖颈蜿蜒而下,滑落在腰间,窄窄的腰线散发着极致的魅惑。脸颊腾起浅浅的绯红,想要说什么又被硬生生吞回腹中……

启明星攀爬着悬挂在地平线,寂静的东方天空路出了鱼肚白,空气中透着一丝清冷。阳光透过窗帘丝丝密密地在床头染开层层光晕,沉浸的睡颜安然平静,睡梦中泛起甜甜的笑意,醒来后习惯性地对身旁的人道声“早安”,伴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看到对方眼底的温情,主动地倾身吻上他温润的嘴唇,浅浅地闻到他身上独有的味道不知何时沾染上了自己的味道,混合在一起。

以后的事,彼此的事,其实都只是现在。

忘れないよ

No.180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再一次

2009.04.21 ( Tue )

一曲终了,绚丽的灯光轻轻落下帷幕,结束在华丽的尾音之中,他闪身走进后台,再次出来的时候,换上了简单的T恤仔裤,卸了妆的容颜清俊中透着苍白。拿着麦走到舞台边缘轻轻坐下,只有一束光柔和地打在身侧,曾几何时那头张扬的金发染回了茶色,顺服地贴在耳畔。

“我曾经和某人约定要一起站上舞台,让所有人知道我们的音乐,可是我却先一步违背约定离开了他……”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,他却再也没有说下去,盯着观众席久久地沉默,握着麦的手止不住地颤抖。“以前都是我在唱歌给你们听,最后希望你们可以唱给我听。”

没有伴奏,没有预先排练,台下响起零星的音节,慢慢地化成歌曲的前奏,那是他的第一首自创单曲。他就这样,和着节奏敲打拍子,全神贯注地感受着,那一刻他们是懂他的。

没人注意是否忘词,没人在意是否走调,整个场馆满溢着无法言说的羁绊,舒缓的曲调沉淀到心底,大家温柔地微笑着,比任何时候都释然。当最后一个音调摇曳在空中时,他转身离去,没有安可,更没有说再见。望着他的背影,恍然看到他眼角泫然欲落的泪滴,以及那声似乎一个人低语的“我会去找他”。

最后的告别演唱会,他用歌声告诉他们:如果我离开,那么请忘了我。

打开大门,习惯了暗的眼睛在刺到太阳的瞬间本能地伸手挡在眼前,走出场馆,一切都会不一样了。

城郊墓园,花开了又谢,有些记忆终会埋葬。

墓碑上清晰的字迹,曾经欢笑的容颜现已化为尘泥。他笑着说“加油”,离开的时候轻轻地拥抱。

“为什么不恨我,为什么离开我?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站上舞台,虽然……可是我一直在努力……”

太多太多的话想问,只是照片上那笑得一脸灿烂的家伙再也不会回答了。

当红偶像突然隐退的消息被事务所悄悄压了下来,他所主演的电影像旋风般瞬间席卷,一场迟来的暴风雨。

背负承诺的故事,两人错过的人生,在街角再次相遇,恍若隔世,只是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深情地拥抱,最后的告别。

“我曾经喜欢过你。”

“谢谢,这样就够了。”

“也许我们当初做错了!”液晶屏上正显示出他的特写,哀伤的眼眸透过女主看到的是谁的身影?

办公桌上厚厚的报告,那人醒目的名字,关于签约的条件,附注下一行歪歪扭扭的签名。过去终究不会重来。

定定地看着照片,“如果这是你对我的惩罚,我接受,可是要我忘记你独自幸福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一阵风吹过,野草倔强地生长……

No.176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 Home Next>>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