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
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08倒计时

2008.12.31 ( Wed )

08年最后的倒计时,之所以说倒计时不是因为这是我在新年的前一秒发的,而是随着J家跨年倒计时的尾声发了这篇日记,第一次看着跨年倒计,不是在周公的召唤下睡过了一年,感觉真好。其实因为这也颇费了一番周折,一早起来装控件、装软件,装了一堆东西,到最后还是用蚂蚁看了,囧~~而且晚上看了J家反乱,又错估了时间,竟然晚了半个小时,继续囧~~~为什么,人家第一次正正式式看跨年,怨念啊。(后来看了下发现原来我只晚了5分钟,太RP了,呵呵)

刚睡下去就听见窗外此起彼伏的烟花声,09年终于来了。好像出去看啊,不过外面很冷,而且还有房子挡着,于是作罢,听着燃放的声音,说着新年好,希望今年一切顺顺利利,愿望能够实现。

Arashi十周年了,好快,从「A.RA.SHI」到「Beautiful Days」,一路回顾,原来已经十年了,有种时光飞逝的感觉。

可是如果给我时光机,我愿停留在过去,大家都没有出道,那是还都是青涩的Jr.,很美好,那是我认为最美好的J家时期,可以看到生活的耀眼。

算错了时间,开的时候已经是KT在唱了,看了下时钟,应该是晚了半小时,等字幕,反正还是要看一遍的。接着NewS、关8、V6、TOKIO,ms还有内的solo(内回归了),记不清了,放了跳跳的真夜中のシャドーボーイ,应该是昨天录的吧。现场连线了KinKiKids,每次倒计时结束就是光一的生日,现场气氛很high,一开始刚手上拿了光一少年时的照片,然后送上了玫瑰。喜欢泷泽那段solo,太帅了,飞了,打上的光幕,升腾而起的水柱,飞跃着穿过。

今年是山下本命年,穿着和服,我就想到了去年,呵呵,没有字幕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到时再看一遍字幕的。依然是岚MC,和去年一样,之前还有不同的争论,说什么是NewS主持。在他们唱歌的时候看那飞出去的签名版啊,真有想抢的欲望,还是日饭幸福,福利就是多。想起来又怨念了,我要看看fan club,里面的物品就是美好。

知道什么叫首尾呼应吗,山下和斗真可是真真实实做给了我们看。07-08的跨年上唱抱抱时抱了一下,大屏幕上看得真切,没想到30号NewS的con上两人又拥抱了,感情真好。看了山真翻译的一些repo,是说斗真和润作为guest去参见了con,mc的时候出场,一上台还吐槽了亮,后来两人就在一起,说了什么山下邀请斗真来的,不然我想为什么几年从不去,这回会去,看来某人就是某人的弱点,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的。一起唱了weeeek,斗真唱的是山下部分,润唱了亮的。安可的时候一起出来了,斗真坐在山下的车上,向观众招手,两人还窃窃私语。(具体内容→指路山真海蔚翻译区)

继山下30日的圈外简短日记后,最后一天的福利也是很好的,斗真长长的小言,虽然被两人说了恶心,还是很感性的,不说了。(不能转的东西,所以继续指路→小言日记) ──因为网址打不开,我用了google的翻译,而且本来就习惯看简体,可能打开速度会慢点。具体内容自己看,要萌啊粉红啊自己理解咯。

Ciao Heart2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No.150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胡言乱语

2008.12.30 ( Tue )

整个一微妙啊,小言在年内还是破200了,最近有变勤奋的孩子,还是有了催了就乖乖更了?现在再去看看那赌盘,太好玩了,够刺激的,被小孩牵着走嘛。弄得现在关注小言比关注日记的热情更高了,其实还有两人的日记差距啊,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?jumee仚whyL不过ms工作人员有让他在元旦完成的计划,他却……就是耍着玩啊僇儔僆働丂儅僀僋不带这样的,可是呵呵,有趣,作为旁观者看更有趣。试想要是他知道我们这还在开赌盘,估计这更新时间会更有趣的。

12月28日★volume 200僉儔僉儔 纪念下~~

考试复习背书背得胡言乱语了,上来乱乱写写,为什么没时间的时候我就想写文,有时间的时候我却只想玩,瞎逛瞎逛的,囧rz~~真不是背书的料,怎么都记不住,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背那些内容的,现在还真有点佩服呢,难道老了,记忆力衰退了?或许真是这样的,不行了,带回还要继续去奋战,不然我复习不完了,惨了啊。

背书间隙偷空看了下昨天的小言,摄影棚对面碰到了沟端淳平(嵯峨和真)和木村了(中央千里),还有水嶋ヒロ和姜畅雄等,好巧啊,就像花君的小型聚会了。想想那时的花君,越来越期待voice,等到考试结束就能看了,我的冬日剧啊。

没想到啊,斗真竟然去看N团的巨蛋CON,两人同台了,我要看repo,太美好了,记得跨年时两人就让我兴奋了下,现在还真高调啊。还有松润也去了,现在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,希望有人能录ML,我要看啊~~~山真今天热闹了,山下看来也很高兴,不过我的复习计划由泡汤了,明明说今晚不开电脑了啊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能不能等我有空嘛,要知道HC也是需要时间的。

Ciao Heart2

No.148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voice

2008.12.25 ( Thu )

Merry X'mas!僔儑乕僩働乕僉

圣诞的氛围就是要满街热闹的人群,夜空偶尔闪过的焰火,嘭地四散开来,亮了又暗。街边装饰得似华丽似敷衍的圣诞树,也许可以称之为流光溢彩。教堂传说悠扬的圣歌,哦,错了,那是平安夜该干的事,呵呵。

在那样的节日,我一点没有过节的感觉,窝在家,还是该说宅在家呢,手边是一本本的复习资料,字啊,全是字,考试是万恶的,为了过还是要努力的背啊,可是还是会偷偷懒上上网,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僯僐僯僐丅丂惓柺,啊~~~怎么会这样?

现在许下我的圣诞愿望:考试能够顺利通过;山斗可以共演,即使不能,一起上同一个节目也好啊,请让我看看;最后,希望来年依然一切平安顺利,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身体健康、生活幸福!

VOICE于1月12日开始放送了,以下30秒预告晽楥


是不是有点秀一的感觉呢,难道那就是光明面,呵呵,我喜欢那样的发型。最近某人是不是又逆了,很可爱嘛。

长大了便不相信童话,没有谁还会满心期待地等待圣诞老人从烟囱口送来祝福的礼物,可是真的就没有圣诞老人了吗?并不尽然,还是会有心怡的礼物放在手边,轻轻地祝福,最爱你的人便是你的圣诞老人,永远不会消失的童话。儌儞僽儔儞

Ciao Heart2

No.147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2008.12.22 ( Mon )

这不是同人文,只能算是多拉马的衍生,总觉得他们两人身上有相似之处,很久以前计划好好写写他们的,不过写了一点后一直搁置着,现在发现没有爱要写不下去了,扔了还是不舍得的,就只能随便凑合着写完了,果然和当时的心境不同了,也不知道当初要写些什么了,现在也只能这样了,我不管了。丠丠丠


奇幻的玻璃迷宫,折射光与影的落地窗怎么都透不出外面的世界,浓重的迷雾遮掩了前进的方向,在心间蒙上一层水汽,张开五指,摸索着前行,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,寻觅那久远的光亮。一眨眼,巨大的暗便降临,徘徊在昔日的风景边,消逝了追逐的勇气,迷失在一片苍茫中,远处是无止境的幽暗……

仰望同一片天空,穿梭在不同的街道,过着不一样的生活,身边闪现陌生的脸庞,也许在某个刹那,就这样擦肩而过……

开始一场华丽冒险,精心策划已久,在双生之城,终于遇见,你的惊艳,我的张扬!


◎南◎
命运不由人,无情遭戏弄,一出生便背负至亲的性命,虽然没人会责怪,可是终究参杂着不祥的预兆。

没有缘由的噩梦惊醒,身边是空荡荡的空气,冰冷异常。沿着长长的走廊,没有尽头的暗,一扇扇紧闭的房门,到底哪扇才属于光明?

“爸爸……你在哪里?”

低低的呢喃着,身体忍不住地开始颤抖,无端的害怕、莫名的恐惧。

走近一扇微敞的房门,透出阴冷的气息,轻轻推开,眼前依旧是无边的暗,模糊一片。偏在这时闪现一抹凄清的月光,照射出一个摇晃的人影,垂直地矗立着,脸颊两旁撒落的发丝遮掩了一切表情。延伸而下的绳索折断了孱弱的生命,终结的宿命没有挽留的余地,恸哭着狂喊,他却早已听不见了。

就算看不清,就算尚且年幼,也还是能感觉到熟悉的身影,曾经是全部的依靠,会用宽大的手掌轻抚发丝,揉碎阳光。

“爸爸、爸爸……”

现在只剩静止的躯体,没有回应。两个人的房间,相隔的却是天上人间。

“爸爸!”睁开眼睛是空荡荡的天花板,额上不禁冒出细密的汗珠,曾经的过往,纠缠的梦魇,何时才是尽头。当时的无助,如今的迷茫,找不到出口……

人生也许就在此刻走向了不同的岔道,每一滴血液开始不停地躁动,无从选择地被推搡着前行。

为什么?一直喃喃自问,想不明白,突然之间笼罩在阴影之下,被诅咒的命运,操纵在爷爷手中。或许严格上说他根本不是爷爷,没有亲密的关系,只有利用与被利用,互利共存地存在,像食物链一般可怕。

冥王星的正统传人,不知什么时候就被赋予了这样的身份,接受一项一项残酷的训练,每次跌倒时总会想起父亲宽大温暖的手掌,遥远得不真实。

是否一开始就不该出生呢?硬生生夺走妈妈的生命才换来探得世界的一隅,扼杀了爸爸最爱的人,可他还要每天微笑着对待,太累了吗,所以宁愿选择离开,去那个有妈妈的地方。

太阳依旧每天朝升夕落,可是都不曾降临这小小角落,躲在暗中思索,想象着哪天阳光会眷顾这阴冷的地方。直到那天,看到Q学园的招生海报,也许这就是改变命运的希望。层层叠叠的守卫,禁锢的生活,逃离是唯一的祈愿。

突然,他来了,一把夺过手中的海报,轻蔑的笑容闪现嘴角,丢下一句无谓的话转身离开,“你要去就去吧。”剩下的只有他脑中盘算的未知的念头以及一脸茫然的流。同意,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了?太过容易,便是阴谋的开始,可是现在已无从选择,就算是陷阱也只能朝前走。

第一次离开他圈起的国度,仿若新生,陌生的人不知该如何相信,就算离开了,依然还是一个人吧。想着,思绪不禁飘荡……

初夏的夜晚,偶然闪烁萤火的微光,宁静得连心湖一并平坦无波。爸爸轻摇蒲扇,讲着不知名的小故事哄流入睡,突然毫无准备地打破了流快要沉入睡眠的神经,“流,知道吗,你长得跟妈妈真像。”

“那么是不是以后我照镜子就能看到妈妈了啊?”

“对啊。”爸爸注视着的视线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,旋即又恢复往日的平静。年幼的流读不懂是什么,若干年后才懂,有那么一瞬间爸爸是恨自己的,没有缘由地去怨恨些什么才能平复些什么,不然连喷薄的宣泄口都没有会疯的。

从来不敢在爸爸面前谈起妈妈,那时的爸爸淡漠得仿佛不在这世间,可是依然会孩子气的好奇,那样一个和自己有着一半相同血脉的陌生人究竟是怎样的?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吧,能被爸爸这么思念着,却不会轻易提起,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?

流轻轻地吻上爸爸微皱的眉头,而后乖乖地睡觉,童颜的稚嫩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泽……

“莫非……你也是中学生?”

用眼角瞟过那兴奋的少年,鄙夷般地漠视了他的话,从一开始就选择性地逃离那份纯粹,那个人他太过平凡,平凡得美好,悄悄地在心中下了定义:我们不是同类人。

跟着人流开始这场追逐游戏,转身看了下还在发呆的人,“也许,只是一时兴起的娱乐,连考验都不可能通过吧。”

可是流错了,海浪翻滚着,身边仅剩的几个人中有他的身影,或许小瞧他了吧,不过终究是一个人。

一个人,当朋友的手心传来温热,包容一切的笑容,还有那相信的约定,和着电车的轰鸣声沉淀在记忆中。

流的世界开始因为一个叫Q的少年而改变,他学会了微笑,是星光也黯然的明媚。他的轨迹不再操纵在爷爷手中,试着以朋友之名挑战冥王星所有的罪恶。

胜利来得仓促,但也在预料之中,他知道Q还是遵守了那个诺言,始终相信着。牵起他们的手,阳光肆意地洒满全身,他知道,自己终于可以做个单纯的少年了!


镜中的世界折射不一样的人生,幻化的双生转过身,朝着相反的方向追寻。

◎北◎
始终被忽略了存在,厚厚的书本成了唯一可以逃避的途径,看着别人晦涩难懂的数字,胜己悄悄把它们当作了伙伴,是它们一路陪伴着走来且从不会背叛,因此胜己的成绩愈发的好。满心欢喜地拿着试卷回家,想要告诉她,心中小小的骄傲,只想回来一句赞扬或者一个关心的眼神也好。只是她重来没有回头过,站在她所谓的战场,醉心不切实际的梦想。

每次柔软着放下曾经的坚持,总换来一身冰凉,为什么那个笨蛋畑中能有如此的关注,每个人都会笑着与他打招呼。即使严厉的呵斥,在胜己看来也是如此美好,是他一直以来不曾有过的。

脚边的水桶随着碰撞的声音倒下,洒了一地的水,闹事者看好戏般嬉笑着离开,留下满地狼藉。胜己握紧手中的拖把,愤愤地甩了出去,再认命似的捡起拖干地饭,一系列动作完成,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变过,猜不透其中的深意。

被欺负得早已习惯了,小时候还会想着反抗,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捉弄,一拳一脚踩在身上,分不清哪边更痛,只知道咧着嘴,步伐迟缓地向家走着。那时开始学会了退让,胜己知道他们只是无聊找个对象发泄一下,没有反应,对方自觉无趣也就离开了。

“没有爸爸的野孩子。”飞撒的课本中混合着这样的嘲讽,每每这时胜己总会想,为什么自己没有父亲呢,可以陪着一起踢球,告诉自己要用拳头迎向欺负者。可是都没有,现在连妈妈都好似遥远的不可靠近。

其实不是没有问过,上幼稚园时看到骑在爸爸肩上耀般笑得灿烂的小朋友,就飞奔回家问了那个藏在心底很久的问题,“胜己的爸爸呢?”

妈妈一巴掌打在脸上,火辣辣的疼,到现在依然记得。然后她摇着头盯着墙上的照片,久久地注视,久到胜己以为她设么都不会说了时,突然转头轻轻地说,“你没有爸爸,从来就没有。”

“可是别的小朋友都有啊,为什么我没有呢?你骗人!”

又是一巴掌,麻木了,连疼都感觉不到。舌尖舔了下嘴角,右手捂着脸跑开,那是第一次胜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也知道了父亲那个词就是一个禁忌。会想但不能提,因为很疼,真的很疼。

本能地开始讨厌那个叫畑中耕作的人,讨厌他笑着的脸,有想狠狠踩碎的冲动。不过那只是孩子气的任性,逞强地自我保护。

可是当看到他在夜晚挥动在沙袋上的拳头,拼命地说着要和修女在一起的神情,我知道那个人是自己怎么都讨厌不起来的。

可是被忽略的不甘萦绕在心底,挥之不去,寻找着宣泄的出口,一旦找到就不可抑止地喷薄而出。把平平作响的关门声甩在身后,躲在废弃的车厢中想着,有人来找自己就好了,一定会乖乖回去的。

想着想着就觉得好饿,肚子咕咕的叫着,真不该没吃饭就离家出走的。正失望的时候,看到了耕作,那家伙唠唠叨叨地说了什么终究没有仔细听,不过胜己真的已经不再讨厌他了,现在有点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亲近他的原因了。单纯的家伙,身上有阳光的味道,很温暖呢。

风波过后,妈妈似乎记得胜己的存在了,怯怯地问“要不要去游园地?”

呵呵,胜己淡笑不语,自己早已过了去游园地的年龄,小时候满怀期待的事情现在看来也可以轻易地被遗忘。

原来长大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毛虫破茧成蝶、凤凰浴火重生,是成长必须经历的砍,想明白了就自然能放下。

拳击真的是饱含了所有热情的运动,胜己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,伸手抹掉汗水,笑得一脸真切!


不同的人,一样寂寞着。可是上帝在关上门的时候会为你开一扇窗,记得要从窗口看世界,依然很美好!

从此天南地北,我们终究背道而驰!我们做的相同的事,只是在暗中等待阳光……

No.146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青の炎

2008.12.21 ( Sun )

静静地看完,很悲伤,太多无奈!

他比谁都热爱生活,打开房间的卷帘,面对的就是外面的世界。燃烧到尽头的青色火焰,沉沦了17年的岁月,最后他把自己冲向奔驰的卡车。

寂静的画室,纪子不停地描绘着秀一30年后的样子,背景音乐中回荡着他的不舍,“我喜欢的东西:越野车、骑在越野车上的世界、妈妈煮的菜、遥香生气的脸、大门差劲的画、笈川的笑话、纪子的裸体素描、说梦话的狗、波本威士忌哈伯101、唱国语歌的王菲、乔丹的控球、库丝枉力夫的电影、汤姆威滋的歌声、烤的焦焦的培根、没有洞的甜甜圈、吃了不会头痛的刨冰、海龟下蛋、不吵人的蝉鸣、彩色的熊猫、无底洞的口袋、无痛的针头、永远不会变红的绿灯……”

订下契约的灵魂轻易地就会染手另一场血腥,对于继父的恨早已入骨,所谓“给狮子拔牙”的素描,举着棒球棍面向继父那凶狠的眼神。计划了完美杀人,可是要知道世间怎会有真正的完美,任何事都会有破绽,没有永远的秘密,只有尚未被发现的真相。刀尖抵在腰间,我就知道会是另一场预谋的开始,胸前渲染了血色之花。大汗淋漓的面容,颤抖着双手仍毫不犹豫地按下致命的开关,呕吐般宣泄心中的恐慌,善良,似乎此时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不太恰当,但我还是想说,他热爱那些除却阴暗的一切,他很好地在感受生活。如果能够有理由去原谅他,我想我也会撒着谎去原谅他。

躺在透明的鱼缸中,伸手触碰咫尺的空气,竟猜不透他想着什么?太过寂寞,需要满满的爱去填补,可是谁能了解。疾驰在公路上的越野车,呼啸着吹过耳畔的风,轰鸣着碾过铁轨的电车,本是青春的序曲,开始了又怎会急转直下般扭曲了?当知道那个男人将逝的生命只是想最后看看亲身女儿而已时,他是否刹那后悔,可是人生没有重来,错了就是错了,一步步走到后来,谁操控了什么,为什么秀一还是走到了这里?

他一直念着那只会说梦话的狗,也许狗也是有思想的,我不是一只狗,是否这就预示了他的结局?

苍鹰在空中振翅……

再一次被nino的演技折服,不得不说他可以不动声息地把人带进那个世界,即使没有眼泪也依然感动。对于我这个外行人来说,只有两个人是我真正惊叹于他们演技的,麻麻由和nino(白夜行的雪穂、青之炎的秀一),都是残酷而美好着,在罪恶的现实背后我看到了向往热情的心,那是我怎么都讨厌不起来的人,即使那些错都被包容着原谅了。喜欢看那两个人的剧,第一次不是完全因为饭,只是能感受到很多!

No.145 / 锦云流苏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所谓羁绊

2008.12.20 ( Sat )

看完的时候总想说谢什么,可真正要写的时候发现不知从何说起了,太多太多的感受汇到一起,积郁着,一并掩埋消逝……

贯穿始终的流星,带来的岂止是羁绊,美好却残酷着。多么期待那场狮子座的流星雨,夜晚偷偷跑出去看,回来见到的是血泊中没有呼吸的父母,那边的流星划过,这边的生命渐逝。从此彼岸天涯,背负了被害者家属的命运,在复仇的坚持中长大。原本和乐融融的一家,顷刻之间支离破碎,以后的路扶持着成长,谁也不想这样,如果能够选择,学会独立的生活也好过现在扯不断的牵绊。当三人再次看到久违的流星雨,那时的承诺原来可以这般可笑,期待的结局为什么突然脱离的轨道?

“长大后,一起找出凶手,然后杀了他。”站在有明店前,回忆从前,坚定地低允着所谓的誓言,想要向破坏一切的凶手讨回所有失去的,不要怜悯,因为那是弱者才要的施舍。扬起脸,虽然还挂着泪水,却不再需要依靠,生活中只剩三人那唯一的信念。

柏原刑警,他第一个到了现场,平复下暂时的恐惧,是他在14年来时刻关心着,以为可以当作亲人、以为可以依靠,到头来却是他亲手毁了那最美的梦。而原因可笑得连接受都不想,钱,仅是如此,为什么?柏原轻轻扣动扳机,把枪口抵上自己的下颚,想以此结束这场罪恶吗?太轻易了,赎罪又岂能如此容易,要背负着所有的愧疚,一点点偿还欠下的债,看着他们踏过阴暗开始新饿人生。

屋顶上的风刮得不猛烈,那夜的心在狂乱地跳动,失效的最后一天,多年盼来的是如此荒诞的结局。从来没想过身边亲近的人一下子与自己有了血海深仇;曾经敬佩的警察,所作所为又有几分真几分假,双手拽紧了仍在颤抖,原来那小小的细节早在不经意间尽收眼底,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,成了最致命的线索。真的就像所有人所说的那样,天网恢恢、疏而不漏,只要是人犯下的罪总会有破绽的。

15来心心念念的凶手跪在脚下,祈求谢罪以期宽恕,希望他们能抛开一切好好生活,一直都相濡以沫。可是回不去了,他们的牵绊再也扯不断了。终于有机会拿起手枪指向悲恸的源头,心底却没有任何愉悦之意,原来复仇不是终结而是开始,请背负着罪孽看世事纷扰,在愧疚中回首犯下的错。

“我们是被害者的孩子。”这句的话的深意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其中的凄凉,笼罩着不幸的光环,自怨自艾着,就算做错了事也想以此为借口逃避责任。不过,事件过后,大家都成长了,泰辅说他要去自首,为之前的欺诈承担责任。是啊,不再是可怜的少年,而变得愈加可靠。经历过才知道,要想幸福就要还清过去所犯的错,走在阳光地下可以真正的亲吻自由的芳香。

不能忽视的小细节,静奈一直佩戴的耳饰是以流星为设计理念,三个串在一起代表三兄妹之间的羁绊。三颗不同顔色,从上到下分别为:透明→天蓝→深蓝。透明代表纯洁的心灵,天蓝代表青春特有的那份单纯,而深蓝则代表兄弟所背负的命运。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,却在牵起静奈手的那刻有了家人的实感。哥哥们的手很温暖,妹妹的娇滴可爱,逃不过了,注定会成为家人。静奈是幸福的,在如此的不幸中还有哥哥守护,圈起不算强大也足够安心的羽翼,一声哥哥就是一辈子的付出,真的很温馨,围坐在一起的感觉。

真的不想说了,千言万语不及看后心头交织的点滴,要的就是亲自感受的刹那……

功一、泰辅,我会记住的,被他们演绎了的别样人生。

No.144 / 锦云流苏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泪滴小丑

2008.12.19 ( Fri )

那是一个只有滑稽笑容的小丑,却在面具背后藏了一滴眼泪。世人都以为小丑是快乐的,调侃众人、娱乐自己,孰不知深深掩埋着的是暗夜后无人知晓的悲伤。

我把笑容面向太阳,骄傲地笑着,阳光太过刺眼,眨眼之间便有泪水纷扬而下,咸咸的苦涩,个中滋味只有舌尖的味蕾感觉到。

蜿蜒而下的泪痕弄花了妆容,苍然的白、浓重的混合成一滩滩凄凉的灰,只在角落绽放的颜色,从来没有容身的位置,是高雅的替身也是不被注意的代名词,谁会想到它的哀、它的乐。

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泪,那我永远都不会哭。可是如果只是心上的一滴泪呢,如何小心珍藏?

不会哭泣是因为早已流干了眼泪,要学会拒绝软弱,没有可以依靠的肩膀再次寻求退缩。真正的悲伤没有眼泪,笑着,心在悲恸,声声怒吼,无处宣泄,原来没有人可以倾听、没有人可以诉说。再见的过往,灰飞湮灭……

雪花溶在掌心,刻骨的凉意,那是被深藏的泪滴。

面具的伪装遮掩了真挚的情感,渐渐地变得麻木,不去想不去做便也不会受伤,没有快乐的陪衬悲伤也无足轻重,抹掉了界限,再分明也趋于模糊。太久太久,真情假意一并付出,连自己都难以分辨,水中月镜中花,也许有天就触手可及了。虚伪的假象,三人成虎,就学会了相信。

拿掉面具的世界充斥着惶恐与矛盾,没有勇气去推翻,寄居在贝壳中蒙上双眼,做个不自知的鸵鸟,快乐并虚伪着。

人生没有什么,留下的总会被遗忘,深刻的总在午夜梦回才会想起,执着的人也会在长久的等待后成为生命中的匆匆过客。谁记得曾经的诺言,谁相信真的可以天长地久!一切的一切,在风华经年后也成了沧海桑田,不必记得,只需朝前,一直前行。

小丑指着远方天空,晚霞在指间镀上了一层奇异的瑰丽,轻轻拿下面具,微风抚过脸颊,夹杂着清新的舒适,原来只要有勇气去做,任何事都很容易。试着弯动嘴角,勾起新月的弧度,对着最空旷的地平线,绽放纯净的笑颜。也许有天眼泪会被蒸干,留下甜美的印迹。

期望着……

现在,你还会觉得小丑是快乐的吗?

No.143 / 月夜尘埃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小言

2008.12.17 ( Wed )

最近斗真更新勤了啊,11、12、13三连更,呵呵梾棶丂僯儎儕 连续更新记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。

15号,没想到连续记录破了,不过200回,小言上最近在说呢,难道是斗真准备年内突破?突然惊傃偭偔傝斗真是不是知道那个赌盘啊,太会tx了。不过我感觉有剧了斗真更新速度还是可以的,有事就有话说了吧,写出来大家看看嘛。今天看到[週刊ザテレビジョン] 1月号的扫图了,我喜欢白衣斗,好好看,真是非常干净的感觉啊,就是眼袋很明显,要好好休息哦乕僩

纯粹只是被小言惊到了,太神奇了,斗真的话就像在关注赌盘的感觉,好好玩,啦啦,早知道我之前应该参与下玩玩的,那么现在看小言和日记就多了刺激了,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猜准呢,我很期待~~

小言中提到了暗骑士{蝙蝠侠系列},关于“小丑”,好看吗,或许可以去看看了。

undefined 乱入一下废话:
秋日剧到最后我只追了两部,废柴老师结束了,可还是没说他们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来的,就突然消失了,这剧真的不怎么样,要不是有涼介,我是不会追的,不过32在里面那表情太萌了,也是我看的原因。后来还30年后,什么爸爸说这里的老师很好,所以转学来,泷还当了校长,太……我不知道说什么了,整个一瞎七搭八(方言),受不了。
流星之绊也要完结了,从10.17——12.19,时间过得还真快,一路追下来感觉不错,我喜欢。复仇的悲和有明小剧场的kuso,渐渐深入的真相,还是抓住了我的视线,也让我更多的喜欢上了nino和ryo,二宫的表演很有张力。要润在里面傻乎乎的,不是很喜欢那种样子,还是Q里面比较可爱。不过最后还真shock到我了,凶手竟然是柏原警察(三浦友和饰),太让我意外了,之前看他对案子那么关心,对他们两兄弟也不错,还以为是好人呢,把他们当儿子那般看待,没想到是出于愧疚的心理。为了替儿子看病,一个警察走到如此地步,到底是可悲还是可恨呢?儿子还是离开了,终究没有留住所谓的希望,却也打破了他们的希望,多么美好的一家,重组后非常幸福,就这样被抹杀了,好可惜。原著是这样的,后来他自杀了,不知道结局会不会有所改变呢?
中岛美嘉的友情出演,是有点搞笑有点无厘头的感觉,离开的方式真是特别啊,“跳海”(其实是跳到停靠着的船上,不过那感觉营造的真想跳海),还有那些外号,小油门、酱汁鲜贝,嘻嘻。orion的插曲我喜欢,我觉得跟宇多田光的prisoner of love曲风有点相似,配合剧还是不错的,有feeling!

Ciao Heart2

No.142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亡者之声

2008.12.08 ( Mon )

「voice~亡者的声音」,有一种声音,只有医生可以听到,是一集一个故事的形式,看来应该有点案件悬疑的感觉,非常好,我喜欢。

Ishimatsu Ryosuke,石末亮介,这回的役名。http://www.fujitv.co.jp/voice/pre/cast_staff.html

斗真又进入工作状态了,很努力的样子,真好,他本来就是喜欢舞台喜欢表演的人,工作要好好加油哦!现在突然发现他都是隔季上剧的,从花君开始,夏日剧——冬日剧蜂四——夏日剧魔王——冬日剧,美好啊,一直能看到番茄。虽然每次都不会真正的主,那没关系,主了还要担收视,很累的,那么小言真要直接变成宣传的了。而且我听说Jr.是不能主的,看看呢,除了魔王是双主,其他不是二番就是三番的,算了,不计较什么,能看到就很好了。

话说最近三杂的图真是美好,我喜欢那造型,心水~~
0015.jpg

No.141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夏之雪

2008.12.07 ( Sun )

──人啊,为了要去完成一件事,有的时候,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做。

在海底几千公尺以下所下的雪,叫做MARINE SNOW。约定好了,一起做看夏之雪,海底深处白茫茫的一片,最美的风景。

完全是冲着翅膀哥哥去看的,意外的发现了小时候的麻麻由,太可爱了,不过从那弯弯的眉眼还是看到了和现在一样不变的笑意,果然麻麻由也是治愈系的,连眼睛都是带着笑容的。


可是为什么会这样,看到夏生冲出去就孩子的时候我就猜到了,连日剧都狗血了,太令人失望了,不带这么煽情的,好不好倱値。或许应该说听到要等待心脏才能进行移植手术,或者更早以前夏生在超市轻轻瞥见“心脏捐赠”几个字的时候,心里就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。依然还会期盼,至少日剧不会像韩剧那个狗血,编辑不会这么无聊吧,恋人之间,一个出了车祸,刚好另一个就接受了他的心脏,没想到啊没想,真真受不了了。说什么有夏生陪着,然后他又一会出现一会突然消失的,还有他们那飘忽的眼神,弘人一下子学会了面对,知佳刻意的叫着开饭,青儿说这是一个奇迹、平和地问小雪,故意营造这样的氛围,让我更觉得他是离开了,弄得这样也是枉然啊,一看还是会知道的。

好了,不说了,编辑狗血就狗血吧。

说说翅膀,真是可爱的,一开始是有点叛逆的少年,在柏青哥玩小钢珠、跟着混混混生活,可是虽然会逃避,在正事上他还是没有含糊,软弱却有认真思考关于孩子的问题,一样一般狗血电视里的薄情,这点正是我还欣赏弘人的地方,他依然是个正直善良的少年。就算再叛逆,面对老婆婆还是不敢下手的,毕竟欺负的是没有抵抗力的老人家。被那帮人逼迫威胁,有他们的鼓励后还是试着反抗,最后还投案自首。

最可爱的是一开始泡着澡唱歌的情景,我喜欢这一幕。夏生准备去洗澡,突然浴室传来歌声壒晞,打开一看,小翅膀悠闲地躺在那,呵呵,可爱的翅膀啊。还有一直被夏生念叨,说什么寄居的人,还被差遣来差遣去的,可爱的围裙翅膀kao04

想说一下他们每次kiss都会被打断,第一次是因为公车来了;第二次是一帮大妈经过;第三次是弘人他们捣乱;最后一次他们说这回没有人干扰了,感觉很美好,可惜这次隔开是时空,两个人的接触,啊,太伤感了~~

一起赏月沉淀为记忆里最美的回忆,她离他很近,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。她靠着他的肩膀沉沉睡去,他活在了她的心中,从此同呼吸共命运。

(从左到右依次为:夏生、小雪、知佳、纯、弘人)
ajfpafuap.jpg

No.140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月九の石末亮介

2008.12.04 ( Thu )

又有新剧了,继续撒花偼-偲

富士电视台的月九剧,明年1月开播的《ヴォイス~命なき者の声~》(星期一晚9点)中斗真饰演瑛太扮演的主演的挚友,是个有着两面性的角色,交织了光与影的感觉吧 僉儔僉儔,是医大法医院的学生。斗真还说“想做能让人再一次思考生命的珍贵和重要性这样有意义的电视剧”,啊,很期待啊!

顺便说下,女主角是石原里美,其实我不认识她,刚百度了下,才猛然发现原来是《宠物情人》里那个秘书or服务生,不过是蛮可爱的女孩嘛。

斗真第一次以regular身份主演月九,其次他第一次出演月九是在02年以guest身份出演《人にやさしく》(2002.2 第5话「梦」ゲスト)。

看来最近好消息还蛮多的,继山下日记12.1说他们一起去吃饭后,斗真小言12.3更新说不知不觉聊了6小时,还真是话多啊,不知道说了什么正经事,难道从健和直人谁跑得比较多谈到新剧,再聊些什么?好奇啊,看到他们提到对方就兴奋。斗真还在小言上帮山P宣传了SP,放心啦,我一定会看的,两部都会看的。

想想还是小言好,说得还多点,指望吃喝日记能说什么是不可能的,一句一起吃饭就没下文了,这不是调人胃口嘛,是很不HD的。乕僩有新剧了,就不计较了,自从看了港剧中的鉴证什么啊,对于法医这个职业我还是蛮有兴趣的,不错的职业,不过学生也很好啊,研究、实验,呵呵,不知道剧情会怎么样?

继续waiting~~石末亮介~~~

Ciao Heart2

No.139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Code★Blue

2008.12.02 ( Tue )

撒花,后知后觉啊,CodeBlue要出SP了柍尵丄娋

山P主演的「CodeBlue—救护直升机紧急救援—」将在明年1月10日,以新春特别篇的形式重新亮相,剧中将出现列车脱轨、车身倾覆的大规模惨剧,请求救护直升机救援,为生命而拼搏,带来新的感动。

2009年1月10日(土)21時~23時10分

山P所主演的富士电视台连续剧「CodeBlue」11日播出最后一集创下19.5%的高收视率,果然人气高的就会SP,呵呵,看他们抢救还是蛮有感觉的,最后一集很感动啊,不知道SP会怎么样?儊僨傿僇儖我要看的,不知道到那时会不会记得了,orz~~我这记性。

顺便怨念下,上次花君SP我就有是没看到kao06,这回一定不能忘了,其实没区别吧,我看了又不能加收视率,看完了还要等翻译的,不过就是会觉得感觉不同了。Waiting~~

No.138 / 繁花落尽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[山斗]指环扣

2008.12.01 ( Mon )

夜的容易迷失方向,霓虹照亮的世界奢靡了繁华的张扬。穿梭的人群,擦肩而过陌生的脸庞,谁会在意街边哭泣的身影?

一双手毫不犹豫地拉住他消瘦的臂膀,逆流而行,走过一条条不知名的小路,直至没有行人,寂静的夜,深邃撩人……

“……”

“山下智久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是山下智久,不要忘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星光落满了眼眸,是钻石都无法比拟的闪亮,犹如初见那般美好。时光变迁,你却停留在当下不肯前行,穿越过往而来,为你卸下全部伪装,走过两人的夜晚。

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了,那天爸爸神秘地带回了一个指环,简单的造型,没有什么繁复的花纹,却能看出打造者的精心,一处一处的敲击才有如此平滑的弧度和顺畅的流线。拿在手上把玩着,爸爸幽幽地说那是一枚赋予了传说的指环,有着穿越时空的力量。真的?当时完全冲口而出,什么童话、什么时光穿梭机早已在成长中抹去了探究的好奇心,现在听来更像是哄孩子的无聊把戏。不知道,爸爸是这么回答的,也许真的也说不定。说完爸爸就走进了房间,留山下一人久久难以抑制地兴奋着,爸爸从来没有欺骗过自己,或许这回是一个奇迹,能够相信的童话。

晚上望了眼窗外的星空,握着指环沉沉睡去,小小的山下心中激荡出难以言说的感情,美好地往外喷薄着、喧嚣着……

醒来时一切都变得不真实,到底怎么回事,没有妈妈唠叨的催促声、没有温暖香软的被窝、也没有晨曦光芒的丝丝缕缕,不对,完全不是自己的房间,像是涉谷一般热闹的街道,星光霓虹交相辉映,这样的夜带着迷幻的诱惑。

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山下看到一个少年蹲在街边哭泣,应该是哭泣吧,双手环抱在膝盖间,头深深地埋着,肩膀轻微地颤抖,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抽动。为什么哭泣得如此寂寞,山下当时有种不顾一切抱住他的冲动,只是想用自己不算坚实的臂膀圈起一方温暖,借着一点点的热安慰那个人。

本就不是如此的人,虽然平时有礼谦和地待人,却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距离,温柔亦生分,本能地抗拒外人的肢体接触,就算是家人也带着微小的不自然,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,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。

抬起头望向那轮明月,泛着柔和凄清的光泽,垂下眼帘,脚边一片漆。是啊,没有前因后果就来到这里,就像剪辑掉了开头的电影,突兀地切换了情节,自然地上升无名的不安,所以才会想要抓住一些东西吧,才会有那么奇怪的想法。原来如此,大大地舒了口气,朝那个少年走去。

“那个……怎么了?”

斗真应声抬起头,逆光中看不清对方的眉眼,只知道是个很可爱的孩子,带着甜腻的鼻音,应该是有双乖巧温润的瞳仁,只有眼神纯粹的人才有更纯粹的内心,无端的会关心一个午夜哭泣的陌生人。

对上眼眸的一刹那,山下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下,什么地方漏掉了节奏。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,流波婉转,却是直抵心灵一般的清,眼角泛着泪珠,沾染霓虹的五彩,就像迷失在仙境的精灵,有着不能触碰的空灵之感。

一时间有种时光交错的感觉,也许很多年前就认识,也许多年后相遇在此。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静止在时空之外,描绘出只有你我的故事。(与君初相识,似是故人来)

“噗嗤~~”山下笑开了,这样很傻啊。伸手拉过他膝间的手,微凉的触觉。“走吧。”不等他回答就擅自牵起他的手穿过人流,指尖抚过他突起的骨节,温度一点点散开,轻轻地勾起他的无名指,右手左手,是扣在一起的玉连环,从打磨的那天开始就紧密相连,直至毁灭才会分开,这便是关于永恒的定义。

其实山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,只知道一直在走,牵着他的手,从嘈杂的闹事走到僻静的小路,缠在一起的手从没有分开,掌纹中残留了他细密的汗珠,微凉。

睁开眼的时候,山下已经躺在自己温暖的床上,手心干燥,一枚简约的指环乖乖的躺在中间,是梦还是误闯了时空,亦真亦幻,紧紧握住右手,然后又放开,圆圈的印迹映在掌心,初开的原点、宿命的终点。

窗帘不知被谁拉开了,阳光泻了一床一地,刺痛地眯起眼睛,随手挡在面前,遮了那肆意的光。推开房门,屋子空空荡荡,瞥了眼墙上的时钟,指针端端正正地划过12,家人都出去了,瞬间觉得有风吹过,瑟缩着裹紧身上的衣服,意外的冷。

那刻的感觉清晰地刻进脑海,山下怎么都不会忘了那天,也就是爸爸拿回那枚奇怪的指环的第二天,晚上妈妈一个人躲在房间偷偷地抹眼泪,却怎么都流不完,指缝间湿了一大片。由始至终妈妈没有说过一句话,可是从那天起爸爸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人一下子凭空消失了。

生活一下子急速地转换,妈妈一肩扛起所有的责任,变得严厉却不苟言笑,可是山下依然会看见她在某个深夜无声的哭泣。

一定是被诅咒了,那枚指环带来的不是一个奇迹,而是一场不会醒来的噩梦,山下曾经这么想过,也气愤地想立刻扔了它,可是透过它山下仿佛看见了一双晶莹的眼眸,长长的睫毛忽闪着,在心下敲击出从来没有的旋律。双手颓然垂下,自嘲似的笑了笑,普通的指环哪会有如此的魔力,错误只会是大人造成的……

山下不禁开始想念那个一吞和气的少年,以及那挂满泪水的脸,哭得毫无帅气可言,却被深刻的印在脑海中。

上课又走神了,老师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枯燥的理论,昏昏欲睡的下午,和着蝉鸣的摇篮曲,树叶沙沙地打着节拍,脑袋一点点下沉直到磕到坚硬的课桌,沉沉睡去。

“我不知道要往哪里走,不停地有人离开,而我一直被留了下来,相信的、遗失了,下一个方向的路标在哪里,为什么找不到呢?”

梦中一直回荡着断断续续的话,拼凑在一起竟有了几分凄凉的味道。

“山下君,醒醒。”

带着被吵醒的余怒看了眼对方,刚想发作,对方无奈地笑笑说,“下课了。”

“哦。”板早已被擦干净了,留下曾经记载过的淡淡痕迹,不仔细看是分辨不出来的。

背着书包回家,钥匙刚插进去就听到屋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,妈妈还在上班,是谁呢?

急忙看门进屋,看见爸爸拿着行李满脸尴尬地站在那里,手不知所措地胡乱摸着衣角。

第一次看见如此的爸爸,曾经自然爽朗的高大形象顷刻之间在山下心中破碎了,再也回不到从前,一直尊敬的爸爸永远的消失了,眼前的男人只是一个背叛了妻儿的陌生人,连去恨他的力气都没有。错身而过的瞬间,他好像听见了“对不起”,微微颤抖的尾音,近乎狼狈地离开,或者说逃离更恰当。

以前的回忆山下决定把它封存起来,他告诉自己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只是离开了……

那晚山下再一次走进了那个陌生的世界,仍然是那个躲在人群中哭得寂寞的少年,纤瘦的身体没有防备地泄露了一地的哀伤,

请跟我来……想好了很多安慰的话,却在见到他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苍白无力的文字怎样才能传递,所以只能再一次地伸出手……

眼神中浸润了雾霭,朦胧中透着迷茫,就像从来没有遇见一样,他轻轻地问,“你是谁?”忘了说敬语,却还是有着违和的陌生感。

“……”为什么会不记得呢?为什么和第一次相见的情景一模一样呢?山下看不透,也想不明白,最近身边发生的事都太奇怪,可是还是想让那个人知道自己,记住有个叫山下智久的人曾经带着他走过一段路,只有两个人的夜晚!

斗真一直盯着山下,仿佛在等待一个答案,又仿佛只是呆呆地望着对方。

也许须臾片刻,也许世纪千年,斗真和山下就这样对视着,突然山下幽幽地开口,“山下智久,一定要记住了哦。”从来没有以这般撒娇的语气对谁说过话,第一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如此没有防备。

干涸龟裂的池塘中,两尾游鱼依偎在一起,没有眼泪,等着阳光蒸发掉最后的生命。太过相似的人转过多少弯路都会在转角相遇,吸引只是源于刹那回眸……

“嗯!”眼角还悬着泪珠的痕迹,斗真依然无比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会忘记又怎样,那么就每次重新认识一遍,而且至少山下自己会永远记得,一次次的相遇。无谓地扯出微小的弧度,拉起斗真的手,依旧微凉……

走在僻静的小路上,云层不知这时散开了,一抹清冷的月光照射在斗真脖颈间,闪耀了一下不知名的光点,山下猛然瞥见那里似乎悬挂着一个简洁的指环,细细的银质项链穿过其间围绕在脖颈。

缘来缘去,源于奇迹,手中的指环、胸前的指环,不管怎样,终于再见!

当再次醒来时,山下摸着手中的指环思索着,可能爸爸说的那个传说是真的,可是到底他们存在同一时空嘛,山下不知道,也许若干年后擦肩而过,早已物是人非。脑中适合地打乱思绪,带着起床气开始新的一天。

从那以后,山下几乎每晚都会走进那里,一遍一遍地抹掉他的泪水,然后告诉他他叫山下智久,一项怕麻烦的山下竟如此不厌其烦,开心时想见到他、难过时也想见到他,从他身上,山下能感觉到同类的气息,带着伪善的面具生活,露出乖巧懂事的那面给人看,其实只是个害怕寂寞的孩子,孤独地在一个人的午夜哭泣,偶尔叛逆,却无人知晓。

一直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,山下都不能确定的真实与虚幻中,直到那天,仿佛看到了相交的结点,平行线脱离了原本的轨迹。

电视上泷泽秀明自信地唱着,俊美的脸上有好看的笑容,还有那享受舞台般的怡然。山下认识他,那是之前有向妈妈提过的人,说自己有一天也会像他那样站在舞台上,演绎别样人生。当初只是戏言,也是出于自尊心的不甘,可是看到泷泽身后、舞台角落卖力舞蹈的身影时,山下决定了,“妈妈,我要进去J家!”

镜头一晃而过,似乎很熟悉呢。

从甄选到加入,一切快得太突然,连适应都没有,山下就套上了所谓Jr.的头衔,和同期的孩子一起训练,每天每天枯燥地练习,连耐性都渐渐消磨殆尽的时候,有人很夸张的冲过来,性惯性地往旁边闪了一下,那人就站在山下面前兴奋地叫起来,“好可爱啊,你叫什么?”

“山下智久。”

“真的好可爱啊!”说着又要扑过来了。

山下下意识地开始紧张,之前电视里的人一下子变成生人站在面前,还是人气急升的前辈,侧身鞠了一躬,“泷泽前辈。”

“啊……”面对如此情景,泷泽竟尴尬地愣了几秒,随后干笑着走开了。

真是丢人啊,每次说到,山下都简单地归结为混乱地开始,没想到经过此事倒也和泷泽前辈熟悉了起来,一个劲地逼着山下叫他“papa”,还给山下取了个不知道出处地昵称“山P”。对于如此宠爱自己的前辈,山下也默默接受了,毕竟那份关心是感受得到的。

“papa,那个……”和泷泽一起走在去练习室的路上,山下一直犹豫着要不要问那个人,吞吞吐吐地说着,迎面走来的人躬身向泷泽行了个礼。

“啊,斗真啊。”

“泷泽君。”

“斗真,这是新进的Jr.山P,很可爱吧,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他哦。”

“嗯。”斗真扬起的脸笑得温和美好,身上总有一种向日葵的亲和力。

“我是山下智久,前辈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说着轻轻地弯腰行礼。

“山P,叫他斗真就好了,大家都这么叫的。”

“这样好吗?”怕乱了辈分的山下小心地看了一眼斗真,见他笑得见牙不见眼,土豆的样子竟有几分像自己喜欢的多啦A梦。

“啊,没关系啦。”

“斗真,我还有事,你带山P去练习室吧。”

“好。”望着泷泽离去的背影,斗真顺手牵过山下的手往练习室走去,口中还喃喃着,“山下真的好可爱啊,像女孩子一样漂亮呢。我带你过去,不要紧张哦,别看那些前辈一副严肃的样子,其实只是摆摆样子的,都很好相处。还有润哥哥,是个有趣的人呢。”

山下只是愣愣地盯着斗真看,忘了反驳,手上的温度一点点温暖开来,连掌心都沾上了阳光的味道。

谁都没注意,站在转角处的泷泽望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皱了下眉,山P不是讨厌与别人的身体接触嘛,为什么没有躲开呢?那个在斗真身边温和坚定的山P,还是自己认识的小桃子吗?

山下看着那熟悉的眉眼,扯了下嘴角,终于找到你了,斗真。

也许一切不止停留在梦中,列车轰隆隆就驶进了现实,那个人就真真切切地站在了身边……

有些习惯可能天生就存在,山下不喜欢别人站在他的右边,仿佛会被看透所有的软弱,可是那个位置只为斗真而留,靠在他的左侧会感觉安心,包容了一切的好胜心。白羊座的山下有着不服输的倔强,偏偏在斗真的怀抱中心甘情愿地温柔下来,陪斗真单纯地看世界。

“润哥哥。”浓眉大眼的松本润一来,斗真砰砰跳跳地粘过去,心中盘算着小小的蹭饭念头。

斗真拖着山下一脸兴奋地介绍松本润时,山下第一次有了“迟到”的感觉,迟来一步、世界反转。拼命拽进斗真的手,却看到松本润笑得肆意。(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)

也许迟到的不只是时间,斗真对山下满满的宠溺,比其他后辈更多了一份不能言明的关心,可是唯独不会像对松本润那样撒娇。年上年下、前辈后辈,在礼教森严的J家,谁都更多了一份严谨。山下不是不明白自己还是特殊的,可是还是希望斗真把软弱的那面只对向自己。

正直生长期的男孩子长得很快,现在桃子都比土豆高了,斗真站在山下面前就像还没长开的孩子,可是有些习惯根生地固在血液里,发现时早已无从改变,山下还是会对斗真撒娇,斗真还是满满的疼爱。心中却在悄悄变化,山下觉得自己有了护在斗真身前的能力,那个爱笑爱闹的土豆一直都在害怕寂寞。(有寂寞至极的孩子,于是神便赐予他们微笑掩饰)

9月的青空,伴随着萧瑟的落叶刮过一阵不大不小的风,斗真在一夕之间长大,把所有隐忍的泪水留在心底。

当白色的雪覆盖满北海道,樱花草结成小小的果实,红色的点摇曳在风中,美得苍凉,泪水便不可抑制地滑落在那个人的肩头。

岚出道了,斗真却硬生生被留下,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,山下毅然地走到斗真身边。那晚风凛冽地呼啸着,站在Johnny's顶楼斗真不停地说着,润的初识、小气的二宫、单纯的叶子,一起闹的时候润哥哥总会偏袒地站在身边,二宫会严厉地指责出错的舞步,相叶只会胡乱地抱怨两句后又笑着粘过来。一切一切都像青涩的少年回忆一般美好。说着说着,斗真抬起头对着远方大声地喊“恭喜出道,恭喜岚出道!”

斗真一直是笑着的,笑着说完所有的话,可是忽然转身对山下说“为什么我看不清山下了呢?”

山下什么都没说,一把抱住斗真,衣服上湿了一大片。山下知道,从此就是松本前辈、二宫前辈、相叶前辈了,而斗真还是Jr.。“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,以后我们两人会一起出道,一起在巨蛋开演唱会,看下面举着很多很多‘Tomohisa&Toma’的灯牌,应援扇上是我们一起的笑容。走在街上,身边擦肩的人哼唱着我们的歌……”

“真的可以吗?”斗真小心翼翼地问着,怕碎的又是一个梦。

“一定会的。”山下比什么时候都希望那天快点到来,一起享受掌声与尖叫,是多么幸福!

第二天斗真如常地去事务所、如常地和大家疯闹,所有人都以为他需要时间去愈合,也不去点破,还顺便想着各种借口邀请他参加饭局。只有山下知道斗真变了,他的笑容里少了寂寞,多了一点希望的味道。

山下嬉笑着看着斗真变得越发明媚,两个人的舞台似乎离梦想越来越近。

车站等车的时候,山下拉着斗真上车,明明是相反方向,却会一起坐一站路然后再各自登上背驰的地铁。

他们习惯坐在车厢末尾相邻的位置,靠在窗口什么都不想,驶过一站,看着拥挤的人群涌进来,再悄悄地下车。

山下从挎包口袋拿出一个银质的I字母放到斗真手中,冰凉的质感瞬间镀上一层温度。斗真疑惑地转头,看见山下指了指胸前,“这是约定。”

了然地微笑,“我知道了。”是啊,我们的约定,关于Y和I。

一切仿佛朝好的方向发展着,4 tops结成,少俱的舞台变得无限宽广,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准备着可以预见的未来,斗真思量着似乎该放弃学业,一心好好努力最爱的梦想。

只是成功的背后隐藏着巨大漩涡,在没有成功之前,谁都没有资格说我离成功很近,一步之遥也许就是0与100的区别,握着99的不完美也只能遗憾地归结为失败。

事务所再一次高调地推出出道团体,可是出乎意料地山下身边没有斗真,一如当初松润身边没有斗真,他再一次被留了下来,狠狠地碎了一地的希望,背叛也是加倍的划在心上,曾经的伤口再一次被揭开,血淋淋地模糊了疼痛。

如果不是真的喜欢,至少还有恨的权利,可是现在……要怎么面对?

甜美的桃子深深印在脑中,斗真怎么都不会忘了那次的初见,美得只存在于二维世界的孩子,却像天使一样对着自己微笑。空气中弥漫了馥郁的香气,意外地透着清冽之感,不自觉地就拉住他的手,“喜欢”这个词一下子浮现在眼前。

胸前的指环晃动出约定承诺的场景,斗真突然之间觉得今年的冬天来得似乎特别早,又格外的冷。

不顾一切地跑出事务所,身后的声音什么都听不见,走在喧嚣的人群中,为什么感觉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人。慢慢蹲下,抱着双膝恸哭起来,像迷失的孩子一样无助。

此时山下就站在转角看着斗真,原来这就是初见的时候,可是当梦境与现实重叠,自己却再也没有勇气走上前。如鲠在喉,这就是自己要来的相遇吗?这就是希冀的出道吗?无形中伤害了那个最不愿伤害的人,多么可笑。

秋风还在呼呼地讥笑着,斗真如此寂寞,山下如此无奈,谁都抗拒不了命运……

“回家吧。”是谁温柔地低语,是谁遮住了月光。

斗真抬头时看到仁难得正经而柔和的面容,仿佛透过他可以看见另一个人,至少还有人记得,真好。

仁牵着斗真的手,微微地对站在街角很久的山下点了点头,一眨眼消失在夜色中。

“谢谢你,仁。”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,山下苦涩地说着。

没有人告诉他们有关那对指环的传说,镌刻了古相思的咒语:只缘感君一回顾, 使我思君朝与暮……

No.137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