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
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润斗/山斗]天堂转角

2008.11.03 ( Mon )

用太长的时间来等待,企盼一场不可能发生的奇迹,当年是谁耀般地宣布所谓的誓言,一起出道的承诺,文字被深刻地记载了下来,言语随风而逝,能够被记起的只有酸涩凝结在眉头。十二年,一个轮回,太漫长又太短暂,来不及爱你,又不够忘得彻底……

稚嫩的桃子纠葛了一半人生,懵懂的土豆蜕变成魅惑的番茄,谁还能抓住谁的手轻易允诺。离得太远连靠近的勇气都不知遗失在哪里,还要坚持、还要执着,逼到连喘息也没有余地。都是容易寂寞的人,借着彼此的温度取暖,可是线绷得太紧会断,要面对的依旧是冷暖人间,各自依靠。

午夜的海,望不到底的幽,深沉得可拍,也失去了往日喜爱的心情。一阵凉意随着海潮席卷而来,不由得随心寒起,瑟缩着拉高领口。

“ne,山下,我累了,跑不动了,这样的追逐,哪里才是尽头?”黯淡了眉眼,样子竟看不真切。

是啊,都累了,面对太多不能掌控的,无奈着默默承受,以为苦尽就会甘来,可是直到退无可退才看清,真的已撑不起那片天空。

“嗯……”醇糯的牛奶音摇曳在风中,消散成微小的只言片语,谁还能分清那些音节凑成的是什么。

倒数3、2、1,一起转身,明天过后回到从前,十二年前,你是你,我是我,是朋友,只是朋友。别忘了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……

再见,谢谢!

太阳升起以后,斗真就只是那个热爱舞台剧的斗真,不是为了谁才拼命奔跑,享受观众片刻的赞许,走进一个个角色诠释不同的命运;山下也只是那个NewS的队长,不再随意掩饰着寻找谁的身影,双肩扛起团队的责任,心无旁骛地走着自己未来的路。把思念化得很淡很淡,无关风月,记得要忘记。

束缚住爱情的只有爱情,束缚住彼此的只会是对方,现在约定一起放手,就像当初承诺一起前行。放手是为了给你一双飞翔的翅膀,让你可以自由。碧海蓝天,是最终的宿命之所,到达以前不再轻允誓言……

斗真一个人走着,没有喧嚣的轰鸣,过往一幕幕闪现、重叠、交织,桃子的羞涩、土豆的闹腾,回到原点多好!

忽然一道刺眼的亮光,世界开始旋转,夜白昼交汇,脑中一片一片的空白,谁在说着“等斗真16岁了我就把他娶回家”,满脸的宠溺,灯火柔和了温情。

“润哥哥。”灿烂无比的笑容,只因有他在身边,向日葵需要的就是阳光。

古早的记忆、陈旧的歌声,谁在街边轻轻吟唱关于十年的印迹,“十年之前,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,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,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;十年之后,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,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,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。” 发黄的相片记载了不曾回首的过往,匆匆而过的人们早已忘了回眸,停留在心弦的是一声声的叩响……

或许遗忘了什么,不重要了吧!

斗真小小的眉宇不禁皱在一起,没有察觉,松润不着痕迹的用手心轻轻抚平。

“这样的斗真就不可爱了。”

“(*^__^*) 嘻嘻……”

那年他14岁,那年他13岁,他对他完全的宠爱,他对他完全的信赖,旁若无人的亲昵……

时光肆意流淌,不会为任何人停留片刻。无聊的后台斗真会面红耳赤的和叶子吵架,吵着吵着就不知缘由了,只是为争一个不甘,松润站在一旁直直地盯着像头小狮子般不肯认输的斗真,眉眼早已扯出暖暖的笑意。

“笨蛋。”

不大的声响,打架的两人却都条件反射地放开对方,吐了吐舌头,斗真蹭蹭地跑到二宫面前,顺手扯了扯他的衣角,“二宫前辈……”,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晃啊晃。

“好了啦。”松润伸手拍了拍二宫的肩膀,拉起斗真就往外走,只听后面叶子急急地吼着“什么嘛,润偏心。”说罢,还不忘跺了几下脚。

“去哪?”斗真也不管,任由松润牵着。

“吃拉面。”

“好,我最喜欢了。”对于吃的执着,斗真从来没少过。

穿过一条条街道,没人会在乎两个少年交叠的双手织就出怎样的情谊,闪闪发光的偶像也不过是成长中的孩子,欢快地唱响所谓青春的骊歌。

顺手拐进僻静的小道,古朴雅致的店面,里面是不合时宜的喧闹。

斗真挂在松润身上,嘻嘻哈哈地笑着,“润哥哥真会找地方,这里的拉面很好吃。”

“就知道你会喜欢的。”说着回头看了一眼,满脸是化不开的宠溺,落满星光闪耀。

拉面上来的时候,斗真看了一眼,就径直对着松润甜甜地叫了声“前辈……”,拖长了尾音竟满是撒娇,狡黠的眼眸仿佛有无数水晶摇曳生姿,拽着万花筒拼成一个个丽的图案。

清脆地在斗真额头打下一声动听的音符,“你啊……”,怎么就对他完全没有抵抗力,只是想要看到他满足的笑容,没有倾城回眸那般的魅惑,却是溶化坚冰、撕裂朝阳一般的炽烈,忍不住沉沦在那片浓浓的阳光中,致命的吸引。

松润推了推碗,任由斗真慢慢地挑,纤细的指节有别于一般男生,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土豆,蜕变仿若一夕之间,整个人带着一种沉醉的诱惑,连指尖也有零星的萤火闪耀。

就这样呆愣愣地看着,为什么曾经嗤笑的奇怪的拿筷子姿势,现在看来也像他独特的气质,不奇怪反而不正常了。对上他的眼眸,还是一如往常的澄,不惹尘埃,却时而有妩媚的笑意浸润其间。

从来没有仔细端详过身边的人,心中的印迹也只停留在初见的一瞥,不懂得装饰的土豆、朴素到单纯的可爱。现在突然惊心,难怪平时叶子会看着斗真无端感叹,深刻的五官越来越有了混血的气质,已是帅气明亮的美少年。什么时候偷偷成长了,像弟弟一般疼爱的孩子,总是尽力护在他身前,抵挡无谓的争端,想要他一直可以笑得明媚,停留住永无乡的时光。可是现在竟无从把握,究竟是怎样的心情,一路走来?

“润哥哥?”

“没事,吃吧。”轻轻地抚上他的发丝,手心一片温润的触感。

斗真还在那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讲和叶子的趣事、两个天然的孩子碰到一起所做的无数糗事;讲二宫严厉中的温柔,用他特有的方式守护了小小的天地。最后却纷纷用“我最喜欢润哥哥了”结尾。

润心中冒起的泡沫碎了一地,折射出五彩的绚丽,一泓泓流进深处,柔软了角落,什么不觉开始变幻地甜蜜无比。

“渴了吗?”想要问的话到嘴边却变了味道,以不知道一开始到底想说什么了。

“嗯。”斗真拼命地点了下头,或许他真的只在某人面前才是孩子,可是肆无忌惮的撒娇耍赖,那人会一并包容。冰雪化开了,粉樱一树树地落满花雨。

大杯的橙汁泛着柔和的色泽,酸甜的口感丝丝刺激着味蕾,眼中倒影出海边欢快的笑颜,大口大口喝下,记住过往时光。

看了一眼优雅地结账的润哥哥,还是没有变啊,始终是最爱的润哥哥,不管以怎样的姿态站在别人面前,对自己会柔软了坚硬的棱角,饱含了阳光的温暖。

“走了啦!”

“嗯。”

松润伸手拉着斗真就走,夕阳西下,燃烧最后的火红,给世界一个最后的回眸……

“嗨。”

“啊,润哥哥。”斗真总会在上学的路上很偶然地碰到松润,可是明明不是一条线路上的啊?

“斗真你偷懒哦!”

“啊,为什么润哥哥会在这?”每次逃课躲在天台时也总会被润哥哥逮到。真神奇,润哥哥果然是万能的,有一段时间斗真曾这么想。

“润哥哥,你会魔法啊?”

纯天然的孩子总相信那些虚无美好的东西,眼神闪亮亮地晃得人骤然心跳加速,上台表演时也不见松润这么紧张的。

“对啊,可是不能告诉你,是秘密。”

“好过分啊。”嘟着嘴走到松润身边,顺带用毛茸茸的发丝蹭了蹭。

捏了捏他柔软的脸颊,“你是狗狗吗?”

“嘻嘻~~”

是啊,有一颗魔法的种子正在渐渐生根发芽、长成参天大树,阴翳覆盖了一只北海道的小番茄,只为他遮风避雨。

回到教室的时候,斗真猛然看到自己桌上整整齐齐地叠着一套运动服,眼珠在眼眶骨碌碌转了一圈,这是怎么回事,出现什么灵异事件了?左右看了看一切如常的同学,没事嘛,斗真才小心翼翼地走进,熟悉的字迹带着天然让人安心的柔暖:

“谢谢你的运动服。”

哈?斗真坚信了润哥哥是会魔法的,一定是这样的。嗯,不忘肯定自己般的点点头。

崛越三年,斗真享受的是完整的学生时代,跟普通朋友一起打闹,没有所谓探究的目光,一切都友好的沉淀在记忆中。午休的灿烂恬静,身边总是有润哥哥甜甜的臂弯,不高大强壮,却足够温暖一个香甜的梦境。每每蹦蹦跳跳跨出教室时,身后总会出现好友郭智博哭丧着的满脸委屈,“又被抛弃了。”

直到桃花纷扬的季节,开到绚烂尽头就迎来了告别,擦干眼泪挥手昔日的伙伴,娇美的粉色笼罩了离愁的别绪,有个笨蛋在长街尽头喊着:“恭喜你毕业!”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花开四季,终年不败!

很多人发来祝福的短信,是再平常不过的问候,却渗透着丝丝暖意。毕业不过是又一个起点,开始一个全心全意的舞台。

润哥哥说抓住了梦想就要全力以赴,所以斗真决定好好做舞台剧,那个小小的舞台虽不耀眼但很充实,观众的所有情绪都直接传达了出来。要做全力冲刺的小番茄,加油!

斗真一心扎在Azumi中,忙得昏天暗地,华丽丽的杀阵一遍遍挥舞,心底也开始感受到ukiha疼痛的爱。舞台的灯光晃花了眼眸,周围却是一片看不清的漆,手心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,忽然看见远处角落闪过的瞳仁倒影了相同的神情,握紧拳头厮杀在权与利的争斗中,将最华美的容颜呈现最爱的人!

倒在azumi怀中已经止不住的哭泣,没有缘由,也许,最后的爱、最后的遗忘,为了明天说再见,再也不见。

谢幕的时候已分不清谁的脸,只是全场模糊的观众,还有那个悄悄隐匿的身影。慢慢退到后台径直跑向休息室,卸妆到一半的时候,有双温热的手搭在肩上,力量不大,可是触到之前碰撞的伤口还是丝丝钻心的疼,“润哥哥,你怎么来了?”有些默契是从小就有的,成为习惯、成为自身的一部分。

“看你啊,我可是特意买了票进来的。”没有说的是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人,舞台上浓重的妆容散发着怎样魅惑的气息,笑容间看见青莲绽放,凛冽芬芳,带着雾里花的迷幻。什么时候你已长大,有了飞翔的翅膀,即使单翼也能穿越沧海。

“怎么样?”

视线定格的刹那看到的还是一如往常的清,透亮着期待的光芒,也罢,不管如何,褪去成长的印迹,还是初见的土豆、臂弯间呵护的番茄。

“很棒,我知道斗真一定可以做得很好。”肯定般的赞扬,连同自己也变得骄傲,身边的人笑得眉眼弯成好看的弧度。

“一起走吧。”

“我要换衣服,你先在到外面等我吧。”

“嗯。”知道他隐瞒了什么,行云流水的杀阵,潇洒帅气的背后付出的是什么,松润又怎会不知。

“斗真……”

门嚯地被打开,“走吧。”卸完妆,清爽的素颜,细腻的皮肤透着嫩白的晶润,走廊的灯光落满了全身,松润有那么一秒钟的失神。

车子一路奔驰,斗真在副驾驶座上沉沉睡去,安静的侧脸镀上柔和的光影,交叠在玻璃窗的倒影中。松润轻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,用眼角的余光瞥见斗真干净剔透的睡颜,忽然有种白衣苍狗的味道。

也许这样便可驶向世界尽头,开往桃源深处,从此隐匿竹林,耳畔鸟语清泉。可是需要停留的风景太多,没有谁能真正躲进乌托邦,隔绝风尘俗世,前面的路还有走,身后的回忆还在积累,逃不出的圈就勇敢一点继续。

松润把车停在海边,晚霞透过海平线氤氲了一片橙红,分不清天地间的界限。摇下车窗,微微有海风吹过,金色的发丝柔软地紧贴在脸颊上,松润轻轻把他拂去,一会又软软地耷拉了下来,触到颤动的睫毛,怎么看都有种清甜的可爱。忽然就笑了,迎着夕阳的影子,松润的脸闪耀着绚烂的光泽,泄了点点幸福的味道,天边的云彩镶满糖果的甜美。

“……哇,好漂亮。”带着睡意拖长了尾音,双手搭在窗边,目光所及包裹了甜橙的香暖,云霞一层层、一片片描绘出自然的瑰丽。“润哥哥……”

透着深沉的蓝、泛着肆意的红,沉到海底深处,刹那的余晖晃过交缠的身影,紧紧相拥是为了记得此刻有你的心情,彼此的味道弥漫过每寸肌肤,滑进血液,今生逃不过红色萦绕──你我的缘分!

胸口的指环不知何时开始陪伴每个日夜,是谁轻轻悬挂在如此靠近心脏的位置,模糊的记忆无法清晰指明,也许从原点到终点一路都在。落日倒影绵延出化蝶的久远传说,指环穿过I字映着清冷的光泽,幻成泪滴的形状消逝在无人知晓的夜幕……

转身的瞬间,山下知道已没有挽留的理由,牵在一起的手硬生生被拆开,那是公司的政策,不能否决般地在两人之间横亘了一堵墙,看不到却真实的存在,隔不断感情,却隔断了一起前行的动力,当初谁会料到如此残酷,埋得太深的鸵鸟还是要抬头,血淋淋地撕开,忘了痛。曾经papa说过,“牵在一起的人未必是以后一起走的人。”那天山下觉得自己不认识papa了,给对着他站在天台的papa看着远方的某处,脸上淡然得看不到一丝表情,天空也阴沉得可怕,暴风雨来临的前夕……

打着酒嗝的司机头一点点深陷在臂弯间,惊觉是只看到一道很美的弧线,划下彩虹的痕迹……有心无意都不重要了……

最后的最后,他说他看到了妖精,说着“说出你的愿望吧,否则不会让你如愿。”

“如果你的幸福没有我,那么就让我消失在你的生命中!”

他说,他看到指环中映出斗真绝美的笑容,盛放了一地向日葵……

No.128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← 阿狸 / Home / 夏普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