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2008.12.22 ( Mon )

这不是同人文,只能算是多拉马的衍生,总觉得他们两人身上有相似之处,很久以前计划好好写写他们的,不过写了一点后一直搁置着,现在发现没有爱要写不下去了,扔了还是不舍得的,就只能随便凑合着写完了,果然和当时的心境不同了,也不知道当初要写些什么了,现在也只能这样了,我不管了。丠丠丠


奇幻的玻璃迷宫,折射光与影的落地窗怎么都透不出外面的世界,浓重的迷雾遮掩了前进的方向,在心间蒙上一层水汽,张开五指,摸索着前行,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,寻觅那久远的光亮。一眨眼,巨大的暗便降临,徘徊在昔日的风景边,消逝了追逐的勇气,迷失在一片苍茫中,远处是无止境的幽暗……

仰望同一片天空,穿梭在不同的街道,过着不一样的生活,身边闪现陌生的脸庞,也许在某个刹那,就这样擦肩而过……

开始一场华丽冒险,精心策划已久,在双生之城,终于遇见,你的惊艳,我的张扬!


◎南◎
命运不由人,无情遭戏弄,一出生便背负至亲的性命,虽然没人会责怪,可是终究参杂着不祥的预兆。

没有缘由的噩梦惊醒,身边是空荡荡的空气,冰冷异常。沿着长长的走廊,没有尽头的暗,一扇扇紧闭的房门,到底哪扇才属于光明?

“爸爸……你在哪里?”

低低的呢喃着,身体忍不住地开始颤抖,无端的害怕、莫名的恐惧。

走近一扇微敞的房门,透出阴冷的气息,轻轻推开,眼前依旧是无边的暗,模糊一片。偏在这时闪现一抹凄清的月光,照射出一个摇晃的人影,垂直地矗立着,脸颊两旁撒落的发丝遮掩了一切表情。延伸而下的绳索折断了孱弱的生命,终结的宿命没有挽留的余地,恸哭着狂喊,他却早已听不见了。

就算看不清,就算尚且年幼,也还是能感觉到熟悉的身影,曾经是全部的依靠,会用宽大的手掌轻抚发丝,揉碎阳光。

“爸爸、爸爸……”

现在只剩静止的躯体,没有回应。两个人的房间,相隔的却是天上人间。

“爸爸!”睁开眼睛是空荡荡的天花板,额上不禁冒出细密的汗珠,曾经的过往,纠缠的梦魇,何时才是尽头。当时的无助,如今的迷茫,找不到出口……

人生也许就在此刻走向了不同的岔道,每一滴血液开始不停地躁动,无从选择地被推搡着前行。

为什么?一直喃喃自问,想不明白,突然之间笼罩在阴影之下,被诅咒的命运,操纵在爷爷手中。或许严格上说他根本不是爷爷,没有亲密的关系,只有利用与被利用,互利共存地存在,像食物链一般可怕。

冥王星的正统传人,不知什么时候就被赋予了这样的身份,接受一项一项残酷的训练,每次跌倒时总会想起父亲宽大温暖的手掌,遥远得不真实。

是否一开始就不该出生呢?硬生生夺走妈妈的生命才换来探得世界的一隅,扼杀了爸爸最爱的人,可他还要每天微笑着对待,太累了吗,所以宁愿选择离开,去那个有妈妈的地方。

太阳依旧每天朝升夕落,可是都不曾降临这小小角落,躲在暗中思索,想象着哪天阳光会眷顾这阴冷的地方。直到那天,看到Q学园的招生海报,也许这就是改变命运的希望。层层叠叠的守卫,禁锢的生活,逃离是唯一的祈愿。

突然,他来了,一把夺过手中的海报,轻蔑的笑容闪现嘴角,丢下一句无谓的话转身离开,“你要去就去吧。”剩下的只有他脑中盘算的未知的念头以及一脸茫然的流。同意,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了?太过容易,便是阴谋的开始,可是现在已无从选择,就算是陷阱也只能朝前走。

第一次离开他圈起的国度,仿若新生,陌生的人不知该如何相信,就算离开了,依然还是一个人吧。想着,思绪不禁飘荡……

初夏的夜晚,偶然闪烁萤火的微光,宁静得连心湖一并平坦无波。爸爸轻摇蒲扇,讲着不知名的小故事哄流入睡,突然毫无准备地打破了流快要沉入睡眠的神经,“流,知道吗,你长得跟妈妈真像。”

“那么是不是以后我照镜子就能看到妈妈了啊?”

“对啊。”爸爸注视着的视线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,旋即又恢复往日的平静。年幼的流读不懂是什么,若干年后才懂,有那么一瞬间爸爸是恨自己的,没有缘由地去怨恨些什么才能平复些什么,不然连喷薄的宣泄口都没有会疯的。

从来不敢在爸爸面前谈起妈妈,那时的爸爸淡漠得仿佛不在这世间,可是依然会孩子气的好奇,那样一个和自己有着一半相同血脉的陌生人究竟是怎样的?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吧,能被爸爸这么思念着,却不会轻易提起,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?

流轻轻地吻上爸爸微皱的眉头,而后乖乖地睡觉,童颜的稚嫩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泽……

“莫非……你也是中学生?”

用眼角瞟过那兴奋的少年,鄙夷般地漠视了他的话,从一开始就选择性地逃离那份纯粹,那个人他太过平凡,平凡得美好,悄悄地在心中下了定义:我们不是同类人。

跟着人流开始这场追逐游戏,转身看了下还在发呆的人,“也许,只是一时兴起的娱乐,连考验都不可能通过吧。”

可是流错了,海浪翻滚着,身边仅剩的几个人中有他的身影,或许小瞧他了吧,不过终究是一个人。

一个人,当朋友的手心传来温热,包容一切的笑容,还有那相信的约定,和着电车的轰鸣声沉淀在记忆中。

流的世界开始因为一个叫Q的少年而改变,他学会了微笑,是星光也黯然的明媚。他的轨迹不再操纵在爷爷手中,试着以朋友之名挑战冥王星所有的罪恶。

胜利来得仓促,但也在预料之中,他知道Q还是遵守了那个诺言,始终相信着。牵起他们的手,阳光肆意地洒满全身,他知道,自己终于可以做个单纯的少年了!


镜中的世界折射不一样的人生,幻化的双生转过身,朝着相反的方向追寻。

◎北◎
始终被忽略了存在,厚厚的书本成了唯一可以逃避的途径,看着别人晦涩难懂的数字,胜己悄悄把它们当作了伙伴,是它们一路陪伴着走来且从不会背叛,因此胜己的成绩愈发的好。满心欢喜地拿着试卷回家,想要告诉她,心中小小的骄傲,只想回来一句赞扬或者一个关心的眼神也好。只是她重来没有回头过,站在她所谓的战场,醉心不切实际的梦想。

每次柔软着放下曾经的坚持,总换来一身冰凉,为什么那个笨蛋畑中能有如此的关注,每个人都会笑着与他打招呼。即使严厉的呵斥,在胜己看来也是如此美好,是他一直以来不曾有过的。

脚边的水桶随着碰撞的声音倒下,洒了一地的水,闹事者看好戏般嬉笑着离开,留下满地狼藉。胜己握紧手中的拖把,愤愤地甩了出去,再认命似的捡起拖干地饭,一系列动作完成,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变过,猜不透其中的深意。

被欺负得早已习惯了,小时候还会想着反抗,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捉弄,一拳一脚踩在身上,分不清哪边更痛,只知道咧着嘴,步伐迟缓地向家走着。那时开始学会了退让,胜己知道他们只是无聊找个对象发泄一下,没有反应,对方自觉无趣也就离开了。

“没有爸爸的野孩子。”飞撒的课本中混合着这样的嘲讽,每每这时胜己总会想,为什么自己没有父亲呢,可以陪着一起踢球,告诉自己要用拳头迎向欺负者。可是都没有,现在连妈妈都好似遥远的不可靠近。

其实不是没有问过,上幼稚园时看到骑在爸爸肩上耀般笑得灿烂的小朋友,就飞奔回家问了那个藏在心底很久的问题,“胜己的爸爸呢?”

妈妈一巴掌打在脸上,火辣辣的疼,到现在依然记得。然后她摇着头盯着墙上的照片,久久地注视,久到胜己以为她设么都不会说了时,突然转头轻轻地说,“你没有爸爸,从来就没有。”

“可是别的小朋友都有啊,为什么我没有呢?你骗人!”

又是一巴掌,麻木了,连疼都感觉不到。舌尖舔了下嘴角,右手捂着脸跑开,那是第一次胜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也知道了父亲那个词就是一个禁忌。会想但不能提,因为很疼,真的很疼。

本能地开始讨厌那个叫畑中耕作的人,讨厌他笑着的脸,有想狠狠踩碎的冲动。不过那只是孩子气的任性,逞强地自我保护。

可是当看到他在夜晚挥动在沙袋上的拳头,拼命地说着要和修女在一起的神情,我知道那个人是自己怎么都讨厌不起来的。

可是被忽略的不甘萦绕在心底,挥之不去,寻找着宣泄的出口,一旦找到就不可抑止地喷薄而出。把平平作响的关门声甩在身后,躲在废弃的车厢中想着,有人来找自己就好了,一定会乖乖回去的。

想着想着就觉得好饿,肚子咕咕的叫着,真不该没吃饭就离家出走的。正失望的时候,看到了耕作,那家伙唠唠叨叨地说了什么终究没有仔细听,不过胜己真的已经不再讨厌他了,现在有点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亲近他的原因了。单纯的家伙,身上有阳光的味道,很温暖呢。

风波过后,妈妈似乎记得胜己的存在了,怯怯地问“要不要去游园地?”

呵呵,胜己淡笑不语,自己早已过了去游园地的年龄,小时候满怀期待的事情现在看来也可以轻易地被遗忘。

原来长大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毛虫破茧成蝶、凤凰浴火重生,是成长必须经历的砍,想明白了就自然能放下。

拳击真的是饱含了所有热情的运动,胜己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,伸手抹掉汗水,笑得一脸真切!


不同的人,一样寂寞着。可是上帝在关上门的时候会为你开一扇窗,记得要从窗口看世界,依然很美好!

从此天南地北,我们终究背道而驰!我们做的相同的事,只是在暗中等待阳光……

No.146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← voice / Home / 青の炎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