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
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山斗]朝暮

2009.01.01 ( Thu )

长明灯下,他长跪于佛前,听那字字刺心的教诲:“你们今生有缘无分,就此遗忘吧,也许来世……”不等说完,他凄然一笑:“来世、来世…几百年辗转轮回,到头来仍不能相守,要来那所谓的来世又有何用?”于是他不顾一切地转身跳脱红尘轮回,化作奈何桥边的一块青石,永生永世守在忘川河边,默默注视过往的投胎亡魂,镌刻下他们不愿遗忘的情意。从此,三生石的守候便流传开来……

她的泪与他的血融汇在一起,只是不被祝福的恋人就此隔开天涯海角。如果不能一直相守,那么她情愿选择永世遗忘,女子的执着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。站在桥边,看上游流下的水变成下游的怨,眼神空洞迷茫,双手却不停地搅拌着手边清的液体,没人知道那其实是她自己苦涩的眼泪和不甘啊。拦住途径的过客,伸手递出青瓷汤碗,喃喃自语般地说:“喝下孟婆汤,了却前尘往事,爱恨两清,无喜无痛。”久远的时间匆匆而过,早已没人记得她的名字,但总会亲切地唤一声“孟婆”。

忘川河水潺湲,其间进驻了多少魑魅魍魉,彼岸花透着妖冶的红,悠然在彼岸绽放,无根莲闪着纯净的白,兀自在此岸彷徨。生生不息,却两不相见,直到茶靡花事了……

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寄托多少悲伤的回忆,也注定隐没暗。

他们跳脱在三界之外,远离红尘辗转,着一袭衣,夺命索魄,引无数迷失的亡灵走入下世轮回,自己却始终得不到救赎。曾经犯下的罪,打破宿命,就算起因也湮没在时间长流中,不能原谅的错还得继续偿还。生命没有尽头,岁月好似停止,却一直一直没有轮回重生的权利,这便是无常的悲哀。

他,山下智久,不苟言笑的冷峻男子,长年不更的衣,拖着叮叮当当的锁链,周身透着令人望而生畏的违和感。只有一个人是例外,那抹眼前的纯白,生田斗真,虽为无常鬼,却执意不肯退却身上的白衣,他说那是他唯一记得身前所穿的衣服的颜色,记忆中那个人说过很好看的颜色,不想连这都忘记。

他们是冥界的特殊存在,从来都是一起执行任务,而其他人一直都是孑然一人,不允许有伙伴的权利。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特例,连本人都不清楚,只记得有记忆开始就这样在一起,没有分开过也就没有拆开的原因。冥王默许了的,旁人也不敢有任何异议,就一直这样。

山下在斗真身边有最生动的表情,只要斗真轻轻一逗,脸上就爬满淡淡的粉,像四月的樱花纷扬。每每这时斗真总会扬起他的笑容,用手捂着嘴巴还是泻出一串咯咯声,满地盛放清脆的铃铛花。

本是泾渭分明的颜色,在他们身上却看不到突兀的界限,融和得刚刚好,魅惑的和柔和的白,还有那藏不住的默契,徒多少慕的眼光。

可是只有自己知道再怎么默契都有一段不能触碰的底线,那是深藏在记忆底端没有被清除的过往片段。山下记得有人会轻轻地拥抱他,那样的怀抱可以包容所有烦恼,可以使自己瞬间安静,如此眷恋。斗真记得有人会带着粘糯的鼻音向自己撒娇,满脸倔强不肯认输,却又会在自己闹脾气的时候,乖乖地低头道歉,食指不经意地拨动额间的刘海。

不能说,不敢忘,这时彼此会心灵感应般地互望一眼,交汇的瞬间是了然的理解。记忆中的人啊,一定是深爱过的恋人,却被孟婆汤无情的抹去。“我如此爱你,却不小心将你遗忘,只记得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,是否可以唤回那段遗失的美好。”


他们到时只看到一片升腾的火红,有个女子在火焰中尽情地舞着,宣泄一般舞得狂乱,却是极致的美艳,水袖轻扬,柔媚生姿。

周围吵闹而慌乱,时不时地听到夹杂在风中的悲鸣。只有一个男子迎风而立,面容落寞,没有眼泪,却一直望着那片火海轻声自语:“只有她最懂我。”身旁的女子刚要出声的安慰哽在喉咙口,手不自然地捏紧袖口。

突然有个衣着华丽的妇人疯狂地推开人群,扯着男子的衣领斥责着:“为什么要负她?”双手不停地敲打在他胸前,然后渐渐垂下,呜咽着还在继续问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冲天的红光散开色的烟雾,烧到尽头摧毁了曾经的富丽,留下满地数不尽的断壁残垣,只剩凄凉。

离开红尘的女子在双手扣上铁链的瞬间,仍不舍地回望了一眼,只是这样目光看向的是那个悲恸的男子。

“他的心很大,装满了整个天下,却装不下爱情,而我一味地向他索求,索求那唯一的爱。我知道,他曾经是爱过我的,只是轻易地被凡事牵绊了视线。当他决定转身时,那么我连我们之间的回忆都不要,如果不能被爱,就用这种疯狂的方式让他记住我。”

多么骄傲的女子,惨烈地执着那个易碎的梦。

山下牵着锁链,伸手拂去斗真眼角的泪水,摇了摇头,我们怎么可以有感情呢?

斗真心领神会地拽紧铁链,是啊,这个世界应该是冰冷的色。

走到奈何桥边,女子端过孟婆汤,回望身后,给了他们一个凄绝的微笑,竟是倾国倾城,仰首饮尽那晶润的液体,苦涩寡汤后的忘却原来如此容易,眼底无波、心潮平静地踏过前尘俗事,也许下一世就不会爱得那么刚烈。

“忘记很容易,可是记得要忘记很难,越想忘越不能忘。”孟婆头都没有抬地说着,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走过的亡魂听,抑或是在提醒他们。

山下和斗真相视一笑,了然于心,自己又何尝不是呢。

都道孟婆是年老的妇人,只有亲眼见过的人才知道她是个容貌清秀的女子,有最安然的笑,眼底却积聚了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。这般精致的女子早应是位列仙班的上仙,却为何执意栖居于地府,留守奈何,怕是只有自知各种酸苦。

山下握着斗真的手游走在炼狱泉边,滚烫的岩浆翻滚着炙热的气泡,混合着列鬼的哀号。此情此景不是没有见过,多少年了早已麻木,今天却看得分外难受,胸中堵着一股气,压不下去也吐不出来。想着,不觉加重了手中的力度,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指节摩擦的痕迹。

斗真疼得皱紧眉头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脑中浮现出女子最后的眼神,让他想起了一种生物:鹰,唯一可以预知死亡的生物,在生命的尽头飞到天空至高点,然后快速俯冲,坠落,如同献祭一般的牺牲。最后的嘶吼,风中英雄史诗般的华丽乐章带着高亢的尾音戛然而止。

那晚的缠绵,拥着对方入睡,只想互相取暖,可是冥界的使者是不被允许有温度的,冰冷的躯体还能温暖谁。

不过斗真却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梦里他时而是折翅的天使,硬生生地折断羽翼,如雪的白衣上盛放大片大片的玫瑰,妖艳夺目;时而又变成温情的海妖,用最美的歌声蛊惑远航的游人,安抚着长眠于此的灵魂沉入海底深处;时而又变成游戏森林的精灵,尖尖的耳朵、深邃的轮廓,带着异域的风情,舞动轻盈的身体旋转跳跃。

梦境华美却不真实,靛蓝、墨绿、苍白,各种颜色混合着,却都是没有温度的冷色调。轻喘着睁开眼睛,对上的是山下幽深的双眸,看不到尽头的诱惑,他知道山下做了和他相同的梦境,因为梦中自己的身边总有另一个人,一直十指相扣,天堂尽头、海底深处,从来没有分开过。

“斗真,还记得他吗?”

“不记得了。”眼光暗淡了下去。

为什么要喝孟婆汤呢,为什么要把最重要的东西给忘了呢?

“我也不记得了,不过也许有一天我们偶然又会在哪里相遇。”

“还是不要遇见的好吧,看着他再次离开,好吗?”

“是啊,不过至少再见过面了,遗憾会少点吧。”

“遗憾,有遗憾生命还会将它趋于美好,正是因为不完美才完美吧。”

这是他们第一次向对方提起彼此的他,说起渴望的遇见,偶尔感性还真是致命的罂粟。看着看着,山下伸手抚过斗真的腰际,柔软的触感,轻声说“你穿白色真好看。”

斗真笑得妩媚,“他也是这么说的。”然后手指缠过山下的发丝,“山下的笑容真像他。”刹那的失神。

“那么就把我当成他吧。”

斗真摇了摇头,嘴角抿出轻微的弧度,“可是依然不是他……”

山下也不觉轻笑,心中的那个他是无可替代的。

你如今在哪里?和谁在一起?蓦然回首,无奈的叹息,你的未来想必已不再属于我。可是我竟然连你的样貌都记不清,将无法结束的思念解放在无尽的生命中,等待也许不会出现的奇迹。

斗真起身披上外衣来到奈何边,指尖触过三生石上密密麻麻的字,世间多少有情人最终还是分散在六道轮回中。

“多情自古空余恨,好梦由来最易醒。”孟婆还在吟唱着不知谁人的悲与情。

“孟婆,你是在等一个人吗?”

“不,我一直在这只是为了要他忘了我,而他偏偏要我记住他。”

“至少你还记得他……”

“是忘不了他。”孟婆放下手中的汤勺,直直地盯着斗真看,“你不是也没有忘记他吗?”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唇边挂着苦涩的笑容,却让人怜惜地想伸手拂去。

“忘了?到该知道的时候自会知道,请耐心地等待下去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也许吧。”

此时斗真手腕上的玉佩闪了下,发着幽蓝的光泽,这是冥界互通信号的传感器。

“去吧,有人还等着你。”

轻轻颔首告别就匆匆转身,又有任务了,还真是忙碌的差事。

山下看到斗真跑来的身影,走进一步抓过他的手说,“快走。”

“嗯。”默默地应许了那贴近的动作,“什么情况?”

“去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雪白的扇面上映着瓣瓣血迹,浓得化不开般的暗红色,看着竟是刺眼的殇。有人拿起画笔,一笔一划,细心描摹,慢慢地浮现出一株粉艳的桃花,血迹过处桃花盛开,悲伤得可以如此美好,情到深处情转薄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受伤的女子侧身躺在床帏中,头上裹着的白布还映出一点点殷红,呼吸均而轻缓,看似已没有什么大碍。

“为什么,斗真你为什么要救她?”山下不可置信般惊恐地望着他,双手按住他的肩膀不停摇晃。

生死簿上的命数早已记载了,任谁都没有权利更改,一旦犯戒那是谁都不能求情的罪。

“山下,都说青楼凉薄、戏子无情,可是你看,她们全都有情有意,我不忍心。”扯下按在肩膀上的手,“没关系,我只是把我的命分了些给她,反正我们这永生的命也没有意义,还不如成全可以幸福的人。”

抹掉山下的眼泪,“不要担心,真的没事。”

山下看着斗真那无谓的笑容,竟想亲手撕碎,第一次如此痛恨他的笑容,为什么要心软?

一瞬间他们就被带回了地府,冥王高高在上坐着,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
“你可知罪?”

“斗真知罪,一切都是斗真私自行动,不关智久的事,要怪要罚就冲我一人来。”些许狂妄,却坚定异常,也许若干年后问他,也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。

“不关斗真的事,是我的错,请放过斗真,所有的错我会承担。”

“智久,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第一次叫我智久啊。”

“傻瓜。”这样的理由让斗真哭笑不得,现在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啊。

“你们……也罢……縌缘……”无奈地叹息,刹那竟觉得冥王也只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,有宽厚的掌心可以包容一切。

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众人惊愕,这样的罪也会被赦免,是否太过偏爱了。孰不知,不是不舍得罚,而是不能罚,他们两人终究不属于冥界。

“我要你们跳入六道轮回,从此能不能相遇就看造化了。”

这算是惩罚吗,不过用永生的相守换取平凡的人生,或许就是为了拆散两人。只拥有短暂数十年华的凡人,再坚定也会试着放弃一些东西。生生世世,不停遗忘,再情深都会变淡。

叩首冥王,两人牵着手走到奈何桥边,孟婆没有一点惊讶地说,“你们终于又回到最初的起点了。”

“这样就足够了。”

刚才胸口的疼痛已不在了,看着斗真跪在那里,慌了神、乱了心,没有什么比当时更害怕失去斗真,只想用双手护着他,不顾一切地说了谎。可是现在结束了,没有失去斗真,什么惩罚对于自己都不是惩罚。

接过孟婆汤,用手掌最后一次铭记三生石的印迹,其实还是很喜欢这里的,关于遗忘与重生。

眼底开始变得越来越清,斗真的笑容明晃晃地折射出耀眼的光泽,“请再次回到我身边。”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紧紧相拥在一起,在这分手的时刻,忘情地吻着,辗转缠绵,可以听到唇边泄露的丝丝情迷,最后记住彼此的味道。

分手在最爱时,为了明天说再见!

当初的两人也是如此紧紧缠绕不舍分开,喝下的孟婆汤混合了彼此的眼泪,才没有彻底忘却,留下零星片段。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这样的亡魂是不允许通过奈何轮回转世的,所以两人被留在了地府,却和其他勾魂使者不同,不是身负罪孽不可饶恕,只是要等待一个适合的时机才能投胎重生。

现在回到最初的原点,交握着手喝下孟婆汤,坚信彼此,即使遗忘也还会再次爱上对方,因为你我不会再分开了。

长久的等待后,一切将重生……

“3、2、1,新年快乐!”广场的倒计时,充斥了人群的欢愉,彼此祝福着新年的来临。

嘭,烟花绽开绚丽的瞬间,人们纷纷驻足观赏,五彩斑斓的夜空,忽明忽暗。

“斗真……”出生便是为了遇见你,爱你是不用言说的咒语。

“智久,新年快乐!”因为短暂,所以分外珍惜与你的分分秒秒,每一次的天明都是额外的恩赐。

“今年的礼物可以要我想要的吗?”

斗真没有回答,却低头默许了。

山下伸手抬起斗真的头,“回答的时候要看着对方的眼睛。”那一眼直抵灵魂深处……你的眼中永远只会映着我的样子。

轻轻吻上柔软的唇瓣,舌尖肆意地缠绕,逐渐深入,浸没在夜色撩人中。

耳垂边漫上的红晕是什么?彼岸花遇见了无根莲……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爱绵绵无尽期……

No.149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← 短信骗子 / Home / 08倒计时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