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山斗]若水长流

2009.01.19 ( Mon )

还有什么可以比回忆更美?

究竟开始的契机在哪里,山下的记忆只有模糊一片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像多啦A梦真人版的少年猛撞地闯进了生活中,笑得一脸团子样地拉过他的手,再也没办法放开。

当斗真的记忆还停留在笑容羞涩偶尔倔强的桃子时,山下正一点一滴地膨胀着心中小小的占有欲,站在伸手可及的范围,飘忽的视线久久定格在一个方向。

站在松润面前骄傲地抬头说,“以后我也是前辈了。”眼光闪闪发亮,像耀一般地指着山下,捂着嘴巴咯咯地笑。在还是被main宠着,爱哭爱闹的胆小鬼时,斗真就有了一种想要守护的心情。

吵架是孩子气的相处方式,各自生着闷气,撇过脸不看对方,别扭得显而易见。每每如此,山下总会认命般地去道歉,握住他的手,带着鼻音软糯地说,“不要生气了。”

山下在心中暗暗叹气,倔强如自己,可是看到那个土豆样的前辈装作不经意闪过的眼神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时,总会轻易地消散了所有的怒气。也许这会成为一辈子戒不掉的弱点。

不过有时好强的胜负心会占据上风。冲绳的沙滩上,与斗真对决的前一刻说着“进攻、进攻、进攻”,被摔倒后不满地伸手去挡镜头“我不想说话”,一脸痞子样。直到看到兴奋的斗真时,冲过去一下撂倒,满足地走回队伍。前后不到一分钟的突变,正因为是你,所以更不想输。

临近深夜大家围坐一圈,关了灯挤在房间角落,故意压低声音讲着各种灵异事件,周围纷纷发出怪异的声响来营造气氛。镜头扫过时,就看到山下和斗真的手握在一起,身体靠得分外贴近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斗真还不忘对着镜头指了指山下握紧的手,笑得甜蜜而满足。故事还在继续,握着的手再也没有放开,害怕是一种贴近的理由。

冲绳最后的记忆,凉爽的海风,在归程的车后座相依着沉沉睡去。风间背对着他们望向窗外,快速倒退的风景中映着纯净安然的睡颜。

斗真的怀抱像他的笑容一样充满治愈的味道,是可以安心依赖的另一种温暖。生气时的烦闷在怀中渐渐安静,跟家相似的感觉,嘴角会自然地上扬成最绚烂的弧度。是谁的容颜蛊惑了四月的樱花?

录制电台节目的那天,山下刚到就感觉有人快速地冲过来,一把拥入怀中,虽然是带着玩闹的随性,还是有种太过熟悉的味道,瞬间溢满全身,没有力道的一拳挥过去,那人轻轻跳开。彼此很有默契地互望一眼,看见摄像机镜头,笑得肆意而张扬,这是青春特有的权利,可以没有顾及地表达感情。长纯站在边上看着那两个人,不知是不是眼花,他好像看见红光闪过,在相触的指尖,灿若彼岸,曼珠沙华一般的嫣红。

还有什么可以敌得过时间?

往事是刻进掌心的痛,默契是深入骨髓的习惯,握在一起7年的手轻轻放开,转身背道而驰。习惯了的身边没有熟悉的气息,那年的毕业格外寂寞,山下借着典礼分别的气氛尽情宣泄。

少俱的录制,两人擦肩而过,连一个回望的眼神都没有,镜头中的面容平静得太过寂寥。

再次被丢下的不甘依然会狠狠的痛,那晚伏在翼肩膀上的斗真竟然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,对谁都可以像鸵鸟一样选择性遗忘,微笑着继续生活,唯独山下,一起的约定真实得忘记了怀疑,便一直深信着会有实现的一天,相对的也更难接受现实的残酷,当时想着不顾一切的抛弃回忆、抛弃梦想。只是一个转身猛然发现,连那个人的温度都清晰地记得,遗忘谈何容易。

如果这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,也不能回头重来,那就一步一步坚定地走下去,也许在岔道就能望见交汇的结点。在质疑声喧腾的时候,斗真悄悄地站在了山下身后,给予最诚挚的鼓励,告诉他,成为leader就要担负起全队的责任。

那样的分离,使他们变得更加坚强。

喜欢发呆偷懒的山下站在风尖浪口,迅速消瘦,眼神中却透着破釜沉舟的毅然,学会面对镜头,坚强独立地站在舞台中央,认真地为新团体而努力。

斗真开始踏进舞台剧的领域,一切重头开始,变得愈发妩媚,带着决绝的味道。

彼此依赖的习惯牵绊了前进的脚步,光芒太过耀眼灼伤了眼睛,痛在一瞬间悄然绽放不可预知的菖蒲,雨中的芳香更容易醉人。

工作时间被刻意地错开,以为没有交集就会遗忘,时间冲淡了感情。只是若干年后,饭还会津津乐道当年两人的感动,嘴角上扬15度,更何况当事人。我们开始相信,有些东西真的可以沉淀在时间中愈发醇厚。

一直保持着的默契变成了习惯,即使分开了也依然存在。那段特别的时期,一句话都没有说,可是镜头从左到右地晃过,赫然发现齐刷刷的色鞋子中夹杂着两双明显的白色鞋子,曾经为了穿错鞋子闹过的别扭还记得,不是刻意的巧合却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生,怀着小小的期许一次次的等待这意外的惊喜。

身上的饰品换了一次又一次,手表却一直带着,即使出外景不能带也随身放在包中,想念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下,听着指针的滴答声会很安心。

山下不禁开始感叹好久没有和斗真见面了,其实离上一次一起吃饭仅隔了一星期,昨天晚上联系的简讯还保存在手机中。念叨着念叨着,行动派的山下就发了条短信去骚扰斗真,“在做什么?”

很快短信就回来了,打开一看,“刚好在想山下的事情(音符)。”

嘴角勾起狡黠的弧度,手指快速地打字发送,“绘文字用错了。”,然后把手机丢在一边,习惯性地拨弄了下额前的刘海,准备接下来的工作。

一下午都保持着好心情,对着每个经过的工作人员都微笑着打招呼,惹得不熟悉的女工作人员频频回头。

成熟的NewS队长遇到名为斗真的生物,就变成只会傻笑的呆子,站在舞台上全然忘了镜头。自从分别,右边的位置一直空着,习惯了用右手去握话筒,因为没有了伸手拥抱的理由。现在再一次地被填满,曾经空荡荡的位置,不真实的存在感,却因为身边的人觉得舞台变得完整了。

那年的圣诞节,山下看到了最美的雪……

不想留下任何遗憾,唯有抬头大步向前。有人曾经说过,一旦恋上回忆,便已开始苍老。不能回头,就不要徘徊在过去的记忆中,说好了,为了明天说再见。

从猫猫火箭到欲望之雨,从前的视频,山下一次都没有再去看,他相信最美好的永远在明天,而明天是由无数个今天堆积而成的。虽然现在还不够强大,但总有一天,那个誓言一定会亲手去实现。

2004年的夏天,山下站在舞台边缘伸手去拉斗真,脑中闪过那个耀的笑容,不觉加重手心的力道,抓紧了不想放开。就算被说撒娇,就算被吐槽,也想让你感受这个舞台。猜完题,斗真转身准备下台的时候,山下伸手又拉了一下,凑近耳边说“请记住现在的感觉。”他一直知道,无论换多少次手机,那条短信总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。

第一次觉得距离很远是在十代末的最后一天,山下坐在台下,看台上斗真华丽的杀阵,刀光剑影中的容颜早已不似当年团子样的小土豆,Ukiha沉痛而执着的爱,隐藏在幕府革新的阴影之下,认真的表情中找不到丝毫笑意。山下恍惚,这样的斗真很陌生,也很耀眼。忽然明白为什么斗真从来不去看NewS的con,台下到台上的距离,几米的空间,隔开的却是一个永远不可能触碰的梦。

二十岁的第一天,山下再次去看了Azumi,悄悄地坐在角落,纯粹地以观众的角度去看斗真的成长。相信有一天梦会成真。

只为你保留的特权,永远不会关机的手机,24小时都可以听见的声音……

2008年很短,短到我们只记住了开头和结尾。跨年上的拥抱放大在屏幕上,不变的笑容一如当年,跨过一个轮回,纠葛了半生的缘分,美好如当初。

“来看con吧。”想让你感受这样的舞台,即使一次也好。

“好。”对于山下的要求,斗真永远只会说好,从小时候就开始习惯去答应,现在连拒绝都不会了,更何况也不需要拒绝吧。

记得毕业之初,山下曾撒娇地要求斗真留一级陪他毕业,多少是带着任性的无理,没有人知道那隐藏之后真正想说的话:长大后要疼TOMA,先毕业觉得委屈。

那时的山下早已不是羞答答躲在身后的桃子,他知道如何去守护一个人,等到足够强大时可以无所顾忌的说出那个名字。

作为嘉宾,斗真去看了NewS的con,从花道登场,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耍宝似的摆pose,山下站在主舞台转了下手中的麦,从右手换到左手,然后对着那边大声说“好了啦快点过来。”

答着“是是是”,便不觉加快脚步,走到舞台中央,看着山下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,台下是持久不息的尖叫。

斗真拿过麦说“我们关系很好,前天还一起玩了。”

“没错没错,总是见面呢。”山下脸上有着最柔和的表情,一直看向右边,放开了拥抱却没有松开握紧的手。

谁还能说山下的脸没有表情,谁还会说山下不爱笑,那便是你不够了解,他有最生动的笑容,最可爱的鬼脸。每天有说不完的话,回家的一路上,总能听到那甜甜的带着鼻音的声音,眼角眉梢都是带着笑意的。

十几岁的年少记忆,二十几岁的宽广舞台,像驶过的新干线轰轰烈烈的交汇在一个结点,清晰地映出最初的承诺。

安可的时候,WeeeeK音乐响起,润很兴奋地拿过亮手中的歌词卡就唱了起来,亮在旁边低声附和着。斗真往山下身边再靠近了些,看着山下手中的歌词卡,等到山下的部分就跟着一起唱。身后的大屏幕上亮起了歌词,清晰地滚动着字幕,然而谁都没有回头看。

台下的观众响起一波又一波的和声,整个场馆就像一场朋友的派对,没有拘束的肆意玩闹。

斗真挥着手坐上山下的花车,山下笑着凑到耳畔轻声说“斗真刚刚没跟上节奏哦。”调皮似的眨着眼睛。

“什么嘛,我有好好唱的。”

“明明歌词都不记得了,还好唱的是我的部分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没有说服力的笑容,浸满阳光的宠溺,却让山下觉得身边的气温骤然升高,扇动着领口,伸手搂过斗真,对着台下观众不停地挥手。

响彻整馆的尖叫是最后回荡的声音,翻滚着粉红色的东西渐渐漫过每个人心底……

你有来真好。不知道哪一天以何种形式,我们会站在一起唱只属于我们的歌。

再一次的认识到,不管隔了多久,你一直都是特殊的存在。

不会轻易地说爱,这是不需要承诺的事实,只用行动表达最在乎你。台场的摩天轮印刻下甜蜜的吻,上升到至高点的时候,拥抱在一起想要融进生命。

用飘逸的字体轻轻写下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刚劲有力地刻入纸背,放入漂流瓶中,乘着斯迪克斯河流向远方……

09年的钟声悄悄临近,在跨过零点的那刻只想对你说“今年也请多多关照。”希望每个来年都会麻烦到你,所以请不要厌烦。

有种情不知起于哪里,又会止在何方,但真的可以如水长流……

No.154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← 也许不可以 / Home / 向着明天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