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
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山斗]雪孩子

2009.03.09 ( Mon )

囧,我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明明只是之前一时兴起把雪孩子看了下,然后就想把他们代入那故事的感觉,没想到后来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了,Orz~~

北海道的冬季有长久不化的积雪,盛满孩子的整个世界……

山下的梦中有最爱的雪人……

父母离异的事似乎在年幼的山下心里没有留下任何影响,久远的童年记忆渐渐消散在风中。美丽的母亲拉着山下的手说,是男孩子就不要哭泣,对于欺负你的人要用拳头打回去。山下似懂非懂的点着头,伸手拂去眼角的泪水,做男孩子就要坚强,这是此后几年山下唯一从母亲身上了解到的。

顶着乖巧可爱的脸,被欺负时倔强地不吭声,抿紧的嘴唇无端地泄露了不符合年龄的成熟,当那个温柔的女子开始叫他哥哥的时候,就没有了撒娇的权利,扮演着懂事的优等生,心中小小的叛逆滚动着随时都有溢出的危险。

转回身时才猛然发现,忽略了妈妈的称呼,只会随意地叫着喂,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坦然面对的勇气,得不到的宠溺变成了习惯去接受。

进入J家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必然,躲着镜头依然会吸引众人的目光,总有些人是一定要站在舞台中央的。初到之时,站在角落,眼神犀利地扫过被人群围在中间的孩子,真的只能算是个孩子,纵容了宠溺的微笑,肆无忌惮的撒娇耍赖。真好,轻叹着背过身,可是这样的人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。

和着节奏,身体从来没有过的僵硬,手脚总是不听使唤地慢了半拍停在半空中,莫名地开始烦躁。转身的时候看到,下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了进来,长长的睫毛在光晕中像扇动的翅膀,带着奇异美好的弧度,嘴角微微上扬,沾染了一点阳光的味道。

什么时候连烦躁的心情也变得平静,心想着,也许蝴蝶真的能够飞过沧海。

汗水沿着清秀的脸颊滴落在手背,刚要伸手,脚下一滑,重重地摔在地板上,没来得及叫喊出声就对上舞蹈老师失望的眼神,微微皱起的眉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在J家漂亮的孩子比比皆是,会跳舞的孩子更是数不胜数,那么小就要学会竞争……

刚训练完就拿着背包飞快地冲了出去,以至于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山下吃着最爱的煎土豆,口中喃喃自语,“为什么就是跳不好?”

“那个……山下……”

前面的人毫无反应地继续往前走。

“等一下……”快跑了两步伸手拉住山下的手,“叫你没听到吗?”

“啊!?生田前辈。”话语间带着难以分清的浓重鼻音。

“什么嘛,一直在叫你都没听到,害我跟了好久。”微微有点喘气,却不忘在山下脑袋上敲了一下。

“好痛……”

“泷泽很担心你,让我过来看一下,没关系吧。其实我一开始也跳得很烂,熟悉就好了,要打起精神来哟。”

跑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说,“明天我陪你练习吧,要记得请我吃煎土豆哟。”还没等山下回答,就挥着手走了。

望着他的背影,直至没入晚霞,山下愣愣地出神,“还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家伙。”

你不想让人看见的眼泪,我什么都没有看见;你小心伪装的倔强,我也假装看不见。迎向你的那片阳光,是否炙热了眼角,没有推开指间的温度是因为迷离了双眼吗?

斗真的出现就像魔术师带来的奇迹,在山下背后轻轻推了一把,跨出去的脚收不回来就只能往前走。

人与人的相遇本就是一种奇迹,前世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,记住了就是一辈子的事,忘记了也就匆匆而过。留不下痕迹的人生,回味也是一种奢望,只是你从来都是不一样的存在。

一刀一刀仔细地切着南瓜,偶尔手滑的时候会更用力地接着切,妈妈在旁边看了一眼,什么都没有说。不知什么时候呈现出这样一种气氛,山下可以安心地让妈妈教他做菜,也会时不时地听到她唠叨地说好久没有见到斗真了,莉奈也会附和着说“斗真哥哥最近很忙嘛,都不过来。”

家里忽然多了一个成员,总在见不到的时候开始想念……

梦境中的画面不停转换,零星的片段就像童年的记忆,冬季的雪下了一天一地,指腹摸索着划过冰凉的玻璃,连寂寞也变得温暖。两个孩子欢快地抓起地上的雪朝对方扔去,有冰凉的触觉在颈间化成水,然后蔓延而下。一边跑一边追,呵出的雾气突然有了形状,肩靠着肩说下次还会再来。玩累了就牵着手走回家,牙牙学语的侄子蹒跚着,摇摇晃晃的走来,指着他们咯咯地笑。手中捧着外婆递来的温热汤碗,喝一口,齿间留香……

不喜欢冬季的山下爱上了那年北海道的冬天,不着纤尘的雪在记忆中成为茫茫一片。

“山下很温柔。”听到这样的称赞,本人只是牵动了下嘴角,没有太多的表情。保持适当的距离,谦逊温和的同时也无形地在身边划下一道界限,淡漠到疏离。

“P,我在涉谷,来接我吧。”

驱车回来的路上那人已经躺在椅背上睡熟,温热的便利袋在身边生出一片氤氲。钥匙扣上早已系上仁爸爸给的钥匙,5分钟的路程便能感受到温馨的味道,心中的缺口渐渐填满,年轻的妈妈有非常好的厨艺,食物的美味更多的是分享。

“P,你真的快乐吗?”

单纯到笨蛋的仁只是用喧嚣掩饰,只做想做的事,却从来不管它是否是对的。有时出自无心的话往往刺痛深处的软肋。

顺手拿起抱枕扔了过去,“BAGA,我回去了……”

南方群星的声音在安静的深夜贯穿耳膜,指间的香烟燃烧到只剩烟蒂,拖得长长的却不掉落。望着窗外发呆,山下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更喜欢这种思考方式,即使脑中空白一片。

限定组合……

NewS结成……

一夕之间,面目全非。

斗真只是轻轻地站在身后,握紧了山下颤抖的双手。你的未来只有你自己去面对。

yamaP、yamaP、yamaP……在海的那边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那个面容清秀的少年,垂落的发丝遮住了眼眸,深情而执着地唱着自己谱写的歌。是从漫画中走出的少年,不善言笑,却打动了每个人的心。

你如水的眼眸望向的始终是谁?你内心汹涌的泪水隐藏的是怎样的故事?

缱绻文字、流动音符……

那天的那刻,他明白,雪孩子的童话终会消失,梦总有醒来的一天。

“如果可以,我要变成天上的白云,自由来去。”

No.166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← 新剧确定 / Home / CX啊CX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