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
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山斗]被风吹过的夏天

2009.08.16 ( Sun )

谁的手指,圈出整个世界?

山间吹来清新的风,眼前是一片蓝色的桔梗花田,隐隐泛着幽光,望不见尽头。这样的美景仿若不可触动的画卷,忘了身在何方,停了前行的脚步。忽见白光一闪,似是雪狐,轻巧的身子隐没在那片蓝紫中。桔梗花摇曳在风中,发出唰唰的声响,顺着小狐狸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,豁然开朗,一座小小的印染铺赫然在立,门口有块蓝色招牌,写着:“印染·桔梗店”,端正的字迹一笔一划地仔细描绘,推门进去,有股清檀幽香萦绕其间,从案几后面走出一灵秀少年,白色衬衣下是洗得泛白的牛仔裤,清丽的外表带着童稚。“欢迎光临,远道而来的客人。”

红砖泥土砌成的房子别有一种清新古朴的味道,中间整齐地放着五把白桦木做的椅子,还有漂亮的桌子。

小狐狸恭恭敬敬地端来茶,看见氤氲的热气中沉浮至底的茶梗,清香的绿茶,在那个夏至未至的日子带来别样风情,直击味蕾。

“这印染店,到底是染什么的?”

小狐狸眯然一笑,指着满墙的成品说,“什么都能染,染成漂亮的蓝色,就像桔梗一样。”

“是吗?”

小狐狸不无骄傲地点点头,“对了,对了,给你染手指头吧!”声音陡然抬高,透着兴奋。

“手指头?那是什么?”

“是特别了不起的事哦!”小狐狸依然笑着,说罢,伸出双手,只有大拇指和食指,染得蓝蓝的,把四根蓝色的手指放在一起,组成菱形的窗户。小小的窗户里是一只白色狐狸的身姿,轻轻地竖着尾巴,应该是只美丽的狐狸妈妈。

“这、这究竟是。。。”

小狐狸无力地垂下双手,低下了头。“那是我的妈妈,很早以前就……可是我还是很想妈妈,想再一次看到妈妈的身影。这就叫做人情吧。”

小狐狸伸出双手,又组成窗户。“这样就不再寂寞了,因为,从这窗户里,我什么时候都能看见妈妈。”

突然想到了什么:有些人,不愿离去。于是伸出手指,小狐狸用笔蘸满蓝色的花汁,触到指尖的时候有微微的刺痛,瞬间有桔梗妖娆在食指,晕染开一抹蓝色。

眼前充斥的蓝色慢慢变得深邃,原是一晌贪欢,早已临近午夜,张开五指,借着漆中一点点星光看去,哪里还有什么蓝色,就像糊涂的猎人不小人洗掉了颜色却再也找不到那天的小狐狸,那片桔梗花田永远成了梦境。

小狐狸站在梦境之外,望着远去的背影,喃喃自语“你是否知道关于桔梗的花语?”

年少时的梦是永不凋零的花,开在盛夏,直到茶靡……

走过飘满樱花的街道,在四月的那天,他与他一同踏进校园,站在白线前微微颔首致意,然后向前。从那个春天开始……

夏日午后让人有种慵懒的情怀,窗外叶子沙沙作响,不用看也知道,棉白的运动服印着“生田”二字,课后总会整齐地叠放在桌上,洗过了多少次还是有着属于他的淡淡味道。

是种眷恋也好,是种习惯也罢,便再也放不开手。

天台,关起门就是两个人的世界,天空很广,一伸手就能轻触云端,笑容是那薄荷糖果。躲在角落轻吻,蜻蜓点水,只觉睫毛拂过脸颊,温热的触觉一闪即逝。每天每天,泛起青涩的涟漪。

山下上课时会故意逗弄斗真说话,然后被老师责罚,瞥过脸偷偷地笑,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,只在这刻两个名字会连在一起,念上无数遍。

把纸条放进鞋柜,计划着一场华丽的冒险。

“斗真,今天逃课吧。”

电车穿越大半个城市,打开车门漫无目的地汇入人群,拥挤的东京的街头不知名的音像店内一遍遍地放着「真夏の果実」,桑田那独特的嗓音混杂着喧嚣。不知绕过多少小路,走过几个转角,分不清目的地在哪里,不停地走着,直到看见整片蔚蓝,由远及近,墨蓝、湖蓝、天蓝、浅蓝、苍蓝,一泓泓渲染开来,最后归为透明。海滩很安静,只有海浪拍打的声音,远处是小小的白色灯塔。他们牵着手留下一串串脚印,拿树枝随意地画着,看不清的混乱文字,只是笑着,对着大海无忧地笑着。踏过海浪,小腿浸没在水中,凉爽酣畅,捧起一勺水朝对方扑去,偏头闪过,水珠从发梢滴落。

玩累了,席地而坐,不管身上沾染的细沙,海风阵阵。嶙峋的海石,一遍遍冲刷,间或掠过几只飞鸟,天地之间汇成平行线,心缓缓地跳动着。可是谁又知道,未来在哪里?

晚上,他们在离家的第七盏路灯下拥抱,手指触到背脊,暖暖的,然后转身回家。

漆如夜,城市的天空看不清星辰,明天……

摄像大叔总爱躲在树荫后,看川流不息的人群,通往堀越的必经之路可谓‘兵家必争之地’,也许镜头下的他哪天就站在荧幕前,身后徒留一片尖叫。

纯白的校服衬衫,飞扬的笑脸,忽略了那层身份,他们就是最普通的高中男生。按下快门,一瞬间定格的画面,眼角眉梢带着笑意,沾染了阳光的温暖,连看惯了娱乐圈帅哥美女的大叔也有瞬间恍然,似乎那样的笑容有着特殊的意义。清丽的画面,只属于那个青青校园,叮铃铃清脆地摇晃出一地透明的玻璃珠,平凡却能折射耀眼的光辉,滚动着,就这么散了一地……

他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牵手,指尖似有若无的触碰,再放开。穿过街道,世界一下子安静了……

沿着台阶向下走,那个角落,微微欠身坐下,手边是满满的咖喱,撒上七味粉,是一直习惯的味道。不管是谁早到,总会很有默契地坐在那里,对面是默默低头吃饭的样子,刘海遮住了视线。

“斗真”,练习的间隙,伸手接过毛巾,胡乱地擦掉脸上不断冒出的汗水。一旁长纯吐着舌头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,风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,看着不远处那两个少年,意味深长的一笑。

擦肩而过的女孩,浴衣间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,盘起的发丝在风中留下淡淡的香,山下看着身边的斗真有一瞬间的失神,恍然牵着斗真的手走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,缠绕着的树枝翳郁葱茏,凌乱的片段,毫无章法地变换,他们跪坐在父母面前,说着会一辈子在一起的承诺。一辈子有多长,现在还不知道,可是谁都明白,这是一句说不出口的承诺,近乎执念。甜甜的苹果糖、热腾腾的章鱼烧,手边的零食,熙攘的人群,这就是夏祭。伸手抹掉粘在唇边的酱汁,不着痕迹地舔了下手指,顺带把剩下的章鱼烧扔给山下,他只是看斗真站在身前半步的距离,商铺的灯光在他脸侧晕出柔和的轮廓,近乎宠溺的微笑。路边的金鱼摊,有三三两两的孩子围着捞金鱼,穿破纸网跌入池中,引得周围一片叹息。斗真拉了拉山下的衣袖,“试试吧”。盯着游动的金鱼一眨不眨,斗真在一旁看得暗自好笑,那入神的表情带着几分孩子气,已不复青涩的少年眼下也只能用‘可爱’二字来形容了。白分明的眼眸映着粼粼灯火,竟生出媚眼如丝的错觉。“啊”,一声欢呼,斗真接过老板递过来的金鱼,走到男孩面前,蹲下身,“给,这是大哥哥给你们的礼物”,指了指前方的小女孩,调皮地一笑。男孩也是道了声谢就接过金鱼轻快的拉着女孩的手走了,望着男孩与女孩窃窃私语离开的背影,两人相视一笑,远处的金鱼袋晃呀晃。

转角的神社很安静,一拉,发出‘叮铃铃’的脆响,双手合十,心中默念。谁都没有问对方许了什么,因为愿望一旦说出口,就很难实现了。坐在石阶上,暗之中,他的眼睛流淌着希冀,幽幽的令人沉醉。那个仲夏之夜,他仿佛听到了他说“喜欢”,夹杂着远处嘈杂的人生,瞬间烟花绽放,“咻碰-”。

抬起头,透过斑驳的树影和那交错纵横的枝桠,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就要下雨了。风刷刷地翻动书面,停在一页纸上,是谁信手涂鸦,“请跟我来”。

清冷的夜晚,盼着不属于盛夏的凉意,新干线开往下一个站点。睡意席卷,斗真一点点地靠在山下肩头,身子猛烈地一阵,又毫无知觉的睡去。身边MD中的音乐早已结束,空荡荡地只剩平缓的心跳,眼角看到他微敞的衣领中的指环坠链,不知何时就被斗真小心珍藏。

把最后一滴泪挂在胸前,从此以后,再也不会为了你哭泣。

是的,用我的眼过滤世界的忧伤,只把美好留给你,再也不须为我流泪。

七月流火,秋天悄然而至,那年被风吹过的夏天,留在记忆之中,用青春唱一首歌,曲终人散。

夏至,蝉鸣,已然远逝……

No.205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1 ♡ PageTop▲

← 学车手札final / Home / Whiteberry-夏祭り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
没有记错的话,是安房直子的《风的旱冰鞋》?
大爱。
2009.08.24(22:24) / URL / jekyllee / [ Edit ]
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