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泫舞
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,其实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,而是当蝴蝶飞过沧海,才发现,沧海的这边,从来没有过等待!


三千世界鸦杀


思慕

Author:思慕

彩蝶的热情至死方休
他说愿意为我而舞蹈
什麼承诺保证我不屑
只要有他这句话我愿与全世界抗争

世界を敌にしても 守れそうな気がする
谁にも渡さないよ I wanna be a hero



琉璃火,未央天




吾爱,与时光同在


谁与流年共缠绵
与君执手永相随




斗真は子供のころから一緒に育った特别な友達── 山下
山下とは友達でもあり同志でもあるという感覚── 斗真

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


寂寞空庭春欲晚




落尽梨花月又西




似水往昔浮流年


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

惜花人去花无主




断肠声里忆平生


   

   


上穷碧落下黄泉




Wongerland Train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( -- )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No. / スポンサー広告PageTop▲

[伪红豆]朋友的朋友

2010.03.20 ( Sat )

天灰蒙蒙的,放眼望去足球场上空无一人,赤西仁靠在球门柱上,看街对面树影婆娑,一阵风刮过,枝叶拍打着发出清脆的响声。夏天就是这样,明明早上还是晴空万里,热辣的阳光可以蒸发掉身上所有的水分,午后的天就带上了狰狞的面具,在云层间滚动着,刹那倾泻而出。猛烈的雨势砸在身上,有着轻微的刺痛,棉质的T恤带着前所未有的厚重感紧贴在身上,那头华丽的卷发垂落在眼前,遮掩住本就有些模糊的视线。

“你还真是别扭。”

穿过雨幕,坐在回家的电车上,空调的冷气引来一片战栗,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身旁的携带发出一阵清脆的铃声,是斗真发来的mail,“你去球场了吧。”

只是简单的称述,连疑问都省略了,色的冰冷文字看不出情绪。

本来一群人约好了踢球,可是下雨临时取消了。明知没人还是偷偷跑去,淋得一身狼狈,是不甘心吧,明明约好了怎么可以轻易放弃。

长街尽头,那一声祝福经年未减,鼓足了多少勇气才没有让“爱”字说出口,朋友的朋友,一直都是……

“如果能够早一步遇见,是否结局就会不一样了?”

认识斗真并非偶然,知道那个常会叫着“BAKA,……”的亲友在某人面前会有羞涩的表情。暗中揣测着,那是一个怎样的人,会让他的亲友变得分外可爱,那是一种怎样的魔法?

那天,阳光并不耀眼,仁看见斗真向着他走来,只是轻轻的微笑。直到很久以后,忘了很多细节,却依然记得那个笑容,很清晰很清晰地映在脑中,不明丽、不张扬,有种难以言喻的安心。

“赤西仁,原来你就是仁,一起踢足球吧。”

从此以后,足球场上多了一个飞扬的身影,还有那个坐在场边的人,满脸纵容宠溺。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斗真,仁知道,因为他们看的方向是一样的。

阳光下的汗水、进门时的喜悦,悄悄地埋在了心底。

member是一同进退的伙伴,在舞台上把身心倚靠,可以肆无忌惮地大玩暧昧,做别人眼中那个‘不管对错永远只做想做的事’的笨蛋,台下会有意无意地扫到粘在一起的身影,终是放不开。

有人轻拍肩膀,回头时龟梨一眼玩味的笑,“在想什么呢?”

摇了摇头,大叫着“我最喜欢和也了”,也不顾对方的反对就径自粘了上去,毛茸茸的大狗先生在对主人撒娇呢。

斗真喜欢揉着仁的头发笑说,“仁还真是BAKA”,因为身高的关系,斗真微垫着脚,亲密而自然。探头看去,那个人的身后总有他,“BAGA,走吧。”

那段时间,他一直陪着斗真,看他笑,笑得凄然,仿佛戴上了一张面具,拒绝所有的好意,可是依然看不到他的眼泪,他从来没有哭过,平时那么爱哭的人居然没有流过一滴泪。

他想,也许那次哭过了就能忘了。

可是他错了,他看到他去排应现场,对底下欢呼的fan说要支持NEWS,依然在笑。

只是再见面时,他从他身边走过,擦肩而过,就只剩擦肩而过了。越来越多的工作一夕之间改变,让仁无暇顾及,他们的事情也许回不到当初。

是谁在耳边说着永远,是谁又渐渐走远,如果这就是承诺,那么经年未变的又是什么?当铺成开来的时光告诉我们,改变便是成长的代价,悄悄打开潘多拉的孩子,奢望着将希望握在掌心,看不到的未来有一天能够将承诺延续。

“今晚是圣诞夜,不到明天早上是不会让你回家的哦。”那时他眼中看着的究竟是谁,仁不知道,触手的屏幕冰冷地闪烁着。“真是贪心啊……”

他记得那天在后台休息室门口看到,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,双手自然地拥紧对方,随着辗转的动作流连了一片温度。他一直站着,稍稍往背光的墙边靠了靠,直到听到山下说“你回来了,真好”,头轻轻地靠在斗真肩头,类似于撒娇的距离。那一刻,他才知道,错过的不仅仅是时间,朋友的朋友就是最好的距离。

仁转身离开后,那扇门依然暧昧地留着一条缝隙……

那年在落幕的前一秒他将唇覆上那片柔软,暗中的触觉通过感官留在记忆之中,很奇妙的感觉,怀着孩子般的忐忑和探究。他记得斗真当时笑着说“你撞到我牙齿了”,一句话,来不及晦暗不明之前已成为玩笑,只是一个粗神经笨蛋的一时冲动。

“斗真,我在居酒屋等你。”当信件显示发送后,仁把手机随意地放在手边,关于曾经的那段小言一直被偷偷地保留着。那时候的支持让烦躁的情绪变得安定,自己的决定从来不会后悔,而现在,他会重新开始,依然站在那个距离看他,无关爱情,只是朋友的朋友。

紫色朝霞很美……那是他和他约定的地方,也是他很喜欢的地方。

No.233 / 橙涩水影 / 回复*0 ♡ PageTop▲

← [C++]勾股数 / Home / 这是为什么 →

Comment Post




Name:
Submit:
Mail:
URL:

Pass:
Secret:只有管理员可以看

 Home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